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猎艳情魔】(01)【作者:sicknovel】      点击:加载中
字数:80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色心色胆  一阵急急的上课铃声把杨煜从昏睡中惊醒。明明只是睡着了不到十分钟,但杨煜却感觉自己好像睡过去了一个漫长的下午,以至于过了十多秒钟,他才反应过来今天下午的第二节课开始了。  高三的生活对于杨煜来说非常的难熬,面对不久即将到来的高考,他只有焦虑和不知所措。由于高一高二两年学业的荒废,他已经彻底沦落成为差生,就是属于那种坐在班级后排只要不搞事老师就懒得多管的那种类型。  就在杨煜发愣的时候,教室外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很快,一个身着黑色职业女装的女人不紧不慢沉稳坚定地走进了教室。  学生们的目光同时都聚集在这个陌生的女老师身上,偷偷地审视着这个传闻已久却迟迟没有正式上任的班主任。  「上课!」女老师的声音不大,却隐含着一股威严。  学生们应声站了起来,恭敬地行礼,「老师好!」  「同学们好,坐下。」女老师的音量依然不大,却能令听者产生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学生们整齐地坐了下来,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就连一贯散漫的杨煜这时候也变得乖乖的,不敢搞事情,眼睛看着讲台上那个不苟言笑的女人,在等待着她的命令。  女老师的目光缓缓地从班上的每一个同学身上扫过,仿佛只此一眼就已经把班上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了然与心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杨煜觉得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比其他人似乎要长好多。  「莫非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么?」他臭美地想道。等到她的目光从自己的身上移开之后,他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看似很严厉的女老师。  她的皮肤非常白皙,五官精美,其容貌看起来虽未达到红颜祸水的级别,但是非常的耐看。  没有刻意的化妆,而自然散发出一种让人惊艳的气质。而她的神色看起来非常的冷淡,感觉好难相处的样子。  她的头发挽成一个很有古典韵味的发髻,露出雪白诱人的颈部。穿着都市白领范的职业西服,估计是量身订制的,非常的合体,裤子刚刚好能包裹住她两条迷人的长腿,裤脚则刚好到脚踝处,脚面上的肌肤白嫩而光滑,大概五厘米高的细高跟鞋,把一双本就精致诱人的玉足修饰得更加完美无瑕。  她在讲台前来回地走着,直到她的目光从最后一个学生的身上移开,她仿佛就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对这个班级的学生状况都掌握了。然后她优雅地把课本放在讲桌上,一边无目的地翻着书,一边说道,「现在,我先给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陈凤仪,带过十届的高三学生,前面的两个多月,因为家里的事情我没能来跟大家见面,很抱歉。接下来剩下的几个月时间,我会尽力帮助大家做好高考前的复习,希望大家也要认真地配合我的工作,因为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明年的六月份,就是你们最重要的时刻,我希望大家不要松懈。好了,其他我们暂时先不多说,我们现在还是先来上课,至于对班里的一些新的安排,我们等到下周一班会再做详细讨论。现在大家翻开课本,找到你们前面跟代课老师学到的那篇文章,大家先快速通读一遍。」  杨煜打开语文课本,随便翻开一篇没有读过而看标题似乎挺有意思的文章看起来。他纯粹是在打发时间,但是表面上得让老师看到自己是在看书,而且他确实是挺认真地在看文章。  不得不说能收进高中语文课本的范文,尤其短篇小说,确实挺有水准的,杨煜虽然考试成绩差到一定的境界,但是对好文章还是非常懂得欣赏,这种自由阅读的时间对于他而言算是休闲,比睡觉还要有吸引力。  时间过得很快,陈凤仪又下达了新命令,「好了,没看完的也快停下来,现在我开始给大家讲解。」  一到这个时候,杨煜就开始感到困倦,撑着眼皮在听,却一句没听进去,渐渐地就开始打起磕睡。可正当他准备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胳膊突然被同桌的李琛碰了一下,把他吓了一跳。  「我靠,你干嘛呢,要吓死人啊!」他压低声音抗议道。  李琛瞪着眼道,「快别睡了啊,不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么,我可是知道,台上这位发起火来,后果很严重!」  杨煜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能有什么后果?罚抄书,罚站,还是罚跑圈圈?她能有什么招数是我杨煜接不过来的?」  李琛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个家伙是真正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哪怕有一天学校把他开除了,他连东西都不用收拾,拍拍屁股就离开学校。  想到这里李琛也只能无奈地暗叹一下,心里替这个从幼儿园就一起玩到大的死党可惜。以前的杨煜可不是这样的,上高中以前,无论小学还是初中,他都是优等生,特别是初中三年,每次期末考试,都是他和自己在竞争年级的第一第二名,各有胜负。那时候他绝不会想到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自己的竞争对手兼好友就沦落到了今天的地步。  「杨煜,别再这样下去行不行,离高考时间还有八个多月,时间并不短,以你的资质,只要肯认真复习,绝对可以赶得上来的。」  「你这人真烦啊,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你就觉得寂寞了是不是?」  「有这个意思,不过我还是为了你好,想劝你一下,毕竟我们是朋友。」  「好吧,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是三生有幸,祝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很不错,想睡睡,想玩玩,真好。」  「可是你不上大学了吗?」  「无所谓。」  「可是,你忘记自己曾经说过,要上最好的大学,泡最漂亮的女老师……」  杨煜听到这里赶紧拿书把自己的脸盖起来,因为好死不死两人正说着悄悄话的时候,陈凤仪拿着书本一边讲解,一边慢悠悠地向这边走过来,走到身边的时候正好听到李琛说的那句「泡最漂亮的女老师……」  李琛此时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陈凤仪合上书本,面无表情,所有学生的目光都聚焦过来,没有人知道陈凤仪此时的内心想法,她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面色无波,胸中却酝酿着雷霆之怒,令人心生畏惧。  她没有理会杨煜,而是淡淡地对李琛说道,「高一高二四次期末考试都是年级第一,你很优秀,要继续保持,不要懈怠。」  说完却对杨煜看都不看一眼,转身走回讲台,继续讲课。  杨煜突然感觉到一种被人彻底无视的羞辱,他拿开盖在脸上的书本,尽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心中生起一股恼火,似乎可以把自己整个人燃烧起来。  他感受到同班同学都在偷偷地朝这边看过来,有的人目光之中带着怜悯,而有的人幸灾乐祸,不管是什么样的目光都让杨煜内心的羞辱进一步加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凤仪结束讲解,让学生自由朗读一遍课文,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杨煜这时候总算是平静了下来,舒了口气,突然觉得真好笑,自己本不就是不想老师多管自己么。她不管我的话,我还乐得自在呢,最好我上课睡觉她也别来烦我。这样一想,反而高兴了起来,「以后可以少很多麻烦,真是最喜欢这样的老师了。」  李琛是最了解杨煜的,只看他这一脸贱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可别得意得太早,她这是非常明显的计谋,先让你感觉到被无视,打击你的自尊心,等你露出破绽,再一步一步出招收拾你,总之我是觉得你前途堪忧。」  杨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我发现你是真正像猪一样的队友,竟然当着女老师的面说出那句话。」  李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她不是穿着高跟鞋吗,怎么走路跟鬼似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走这么近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就你没发现而已,全班人都看见她过来了。」  「听见就听见了呗,反正她拿你没办法的,不过我们这个新班主任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啊,就是性子太冷淡了些,像冰块一样。」  杨煜赶紧抬头看了看,发现陈凤仪还没有回来,这才放心,低声道,「我发现跟你说话真是危险,你是好学生,被听到了也没事,还会鼓励一下好好学习保持上进什么的。」  「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我们就是赞美一下自己的老师而已,就算她听到了,也应该高兴才是。」  「好吧,你说得对。」  「你觉得她跟王若思比怎么样,哪个更漂亮?」  王若思是他们的音乐老师,拥有明星级别的容貌,而且性格开朗,笑起来会泛起可爱的小酒窝,非常的迷人,是整个学校公认的最美女教师。初来乍到的陈凤仪也同样是难得一见的美女,所以免不了会被人家拿来比较一翻。  「若只论外貌的话当然是王若思更漂亮一些,不过气质也很重要,在这方面我觉得陈凤仪更有吸引力。」  「她有什么气质,我怎么没感觉到?我就觉得王若思更有气质,尤其是她唱歌的时候,那触动灵魂嗓音,那深深投入的神情,那扣人心弦的眼神……噢!我要是能找到一个像她那样的女朋友就好了。」  李琛极力地维护他的女神作为学校第一美女的地位,杨煜摇了摇头,表示无力反驳,这时候陈凤仪已经回到教室,开始布置新的课堂任务。  杨煜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干脆伏在桌面上睡觉,开始的时候他很小心,会不时地抬头观察讲台上的情况,后来发现陈凤仪压根就不管他,于他放心地大睡起来。  这一觉他睡到下课铃声大响才惊醒,然后就听到陈凤仪宣布下课的声音。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显然这大半节课的睡眠让他非常满意,暗想要是每节课都能这样就太好了。  不过他没高兴多久,就突然听到讲台上那个冰冷的女人叫到了他的名字,「杨煜,放学之后到我办公室来。」  老师走了之后,教室顿时就热闹了起来,很多学生朝杨煜这边过来,笑着打趣几句。  杨煜无所谓,暗想道留下来就留下来,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叶青梅是在这个班里跟杨煜最要好的女生,两人是从小学开始就认识的,她性格开朗,学习成绩很好,是班里的学习委员,颇有地位的那种,这时候很积极地上来帮杨煜解围,把过来搞事的人赶走。  「统统走开!都闲着没事了是不?下节课可是英语课,老师要测试口语,你们单词都背熟了是吧?」  「我们都背熟了啊,叶青梅你还是关心一下你的地下情人杨煜他单词背熟没背熟吧。」  「去去去!谁是他的地下情人了,再乱说小心撕烂你的嘴!」如此说着,脸色明显红了几分,本来有几句话想来跟杨煜说,现在却什么都不想再说了,瞪了杨煜一眼,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而之所以会有人说杨煜是叶青梅的地下情人,原因是因为前几天被曝光的一张小纸条,上面一段对话。  煜:青梅我喜欢上你了,我们谈恋爱吧。  梅:不,我不喜欢你。  煜: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上课的时候还经常偷偷看我。  梅:我这人念旧,所以才对你好,并不是喜欢你。  煜:不对,这就是说明你喜欢我,别不承认。  梅:我没有。  煜:那你要怎样才会喜欢我?  梅:看你的诚意。  煜:要什么诚意?  梅:你好好复习,跟我考上一样的大学。  煜:好难。  梅:那就不要再作非分之想,我瞧不上差生。  煜:真伤心,每当想到你将来会成为别人的老婆我的心就很痛。  梅:人生就是如此,我将来的老公不是你,就会是别的男人。  煜:真有哲理,可是我的心还是会痛,你有办法吗。  梅:将来……我给你一个机会做我的地下情人,什么时候开始由你决定,什么时候结束由我决定。  这是前几天上自习课的时候杨煜和叶青梅相互传话的小纸条,而曝光这张纸条的主要责任人在杨煜的暴力威胁之下表示愿意承担他接下来一个月的作业的抄写任务。  杨煜朝李琛抬了抬下巴,「兄弟,下节课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李琛无奈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兄弟就是用来委屈的。」  杨煜笑了笑,找到下节课要用到的课本,就朝叶青梅的座位走去。他来到叶青梅的同桌,一个双马尾的可爱女生跟前,很有礼貌地道,「陈茹茹同学,我兄弟李琛托我来请你到他的旁边就坐,他想要和你谈谈人生理想哦。」  陈茹茹在杨煜刚出现的时候,以四十五度角度仰头看着杨煜,她的皮肤白嫩嫩的,嘴边有薄薄的处子绒毛,她翻着白眼,嘟着小嘴,样子又可爱,又让人想要发笑,待听到杨煜的话后,突然欢喜得跳起来,一边收拾课本一边笑兮兮地对杨煜道,「小哥哥,祝你们俩有情人终成眷属哦。」  不得不说,像李琛这种不但长得帅,学习又超级棒的小鲜肉,对女生的吸引力真的是难以想象。  陈茹茹长得非常可爱,只是一副小萝莉相,脸上还有着很明显的婴儿肥,连性格也是停留在十一二岁的样子,这并不是李琛喜欢的类型,尽管陈茹茹暗送秋波的举动已经做得非常的明显了,而李琛却总是装作看不到,不过这一次是为了兄弟的幸福,他决定献身。  叶青梅一副很认真看书的模样,完全不理会坐到自己旁边的杨煜。  杨煜的脸皮绝对是可以当城墙用的,他环视四周,对那些看热闹的同学吼道,「你们看什么看,都不用背单词么?小心我让学习委员给你们穿小鞋,她很听我的话。」  「吁……」脸皮厚的杨煜被一阵嘘声迅速淹没。  「这真正是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  「癞蛤蟆吃天鹅肉。」  杨煜站了起来,目露凶光,王八之气冲天,「这几位同学看着似乎很吊啊,有种放学别走……」  叶青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把杨煜按回到座位,生气道,「住嘴别说了,嫌不够丢人么?」  杨煜的词典里面是不存在丢人这个词的,不过经过这么一闹他明显能感受到叶青梅的内心似乎有了些微妙的变化。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表白啊,虽然是以小纸条的形式,却也证明了他的勇气。  不要说什么从小一起玩大的异性因为太熟就会没有感觉这样的屁话,其实杨煜从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对叶青梅开始有一点点的微妙情感,这种情感的起点是在一次两人被选中去参加市里的数学竞赛的时候,赛前两人经常被老师安排在一起复习。空荡的教室只有男女两人,他们坐得非常靠近,那时候是初夏,当一阵清风透过窗户吹散女孩的长发打到男孩的脸上的时候,两个人的内心都产生了一些异样,只是当时青涩,谁也不敢跟对方说明。  「啊哈,我听你的,不跟他们一般见识,那我们一起背单词吧,对了这个单词怎么念?你要教教我。」杨煜把自己的书放到叶青梅的桌面上,紧挨着对方的身体,还肆无忌惮地嗅了一下她耳边的秀发,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样,真的很贱。  叶青梅小手轻轻捶了一下杨煜的肩膀,以此表示自己是羞涩的,然后就开始认真地教对方念单词了。然后又引来一片嘘声。  后面连着两节英语课,杨煜在叶青梅的督促下非常的认真,而时间也过得非常的快,下课铃声响起,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叶青梅温柔地对杨煜道,「你去找陈老师吧,我在这等你。」  爱情的力量就是这么神奇,听到这句话杨煜觉得自己可以去单挑凹凸曼,一个陈凤仪算个鸟。于是他雄纠纠气昂昂地走进了高三级教师办公室,里面只剩陈凤仪一个人,别的老师都下班回家去了。  办公室里面的布置跟商务写字楼的差不多,每个办公位之间都被带有花纹的玻璃相互隔开,而且还配有网线,此时的陈凤仪正在用她的笔记本电脑在看网络视频。杨煜很有礼貌地提醒道,「老师,我来了。」  陈凤仪连头都不转一下,把语文课本丢了过去,淡淡地道,「你自己随便找两首诗背下来,当然你要是有已经背熟过的,现在就给我背一遍,然后就可以滚了。」  「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留你下来只不过是要给其他认真听课的学生一个交待而已,你可别想多了。」  「呃……好吧,我背。」  这货果然连一首诗都没有背熟过,他翻着书本,很快选中两首容易记忆的五言诗,开始读起来。  陈凤仪又嫌杨煜朗读的声音太吵,影响她看综艺节目,于是把耳机接上。  杨煜看着女老师的举动,心里好气呀,你无视我就罢了,还嫌我吵?那咱们就耗着吧,我不能放学,你也别想着回家,看谁有耐性。  可是比较有耐性的永远是那个在看娱乐节目的,杨煜虽然也能看到画面,却听不到声音,他觉得很枯燥。而当他发现在这个安静的办公室里面只有自己跟女老师两个人的时候,内心突然产生一种恶念。他又看了看门窗,发现都是紧关着的,顿时胆子大了起来,他色色的目光偷偷地瞄向成熟妩媚的女老师,在她裸露在衣服外面的雪白肌肤上流连。  其实杨煜内心一直有个不敢让人知道的小秘密:他有恋足癖。  今天他第一眼看到陈凤仪的时候,最吸引他的正是陈凤仪那双漂亮的脚,裸露在空气中的脚面皮肤白里透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却并不突出,而是非常柔和的美丽。她走动的时候,高跟鞋鞋根敲击地板的声音对于杨煜来说就是动人的音乐,只是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去欣赏。  而现在,是个好机会。  因为有了邪念,他此时的心跳得特别的厉害,一边装着很认真地在读书,目光却瞟向了下边陈凤仪的双脚。终于可以好好地欣赏它们了,好漂亮的双脚啊。  藏在裤裆里的阴茎早就勃然竖起,他有种想当着陈凤仪的面撸一发的冲动,不过他清楚地知道这是不可以的。  但是这样隔着距离的欣赏还是不能满足他恋足狂的欲望,于是用起了非常老套的套路,故意把旁边的笔筒扫落。  不得不说这么老套的套路,却是最实用的,笔筒和笔散落的声音引起了陈凤仪的注意,她看了杨煜一眼,丢下一句,「收拾好。」然后又去看她的综艺节目去了。  杨煜心里暗喜,他蹲了下去,假装找散落的圆珠笔,而实际上他的鼻尖几乎都要触到了陈凤仪双脚的肌肤。他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在欣赏一个美女的双脚,内心的激动难以自抑,他一只手用力按住自己又硬又胀的阴茎,另一只手在陈凤仪一只脚的底下做了一个托住的手势,他在她白嫩的脚面上小心的嗅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好闻的味道,却能让他的性欲再次暴涨。  而就在杨煜尽情地发泄他恋足狂的欲望的时候,却不料陈凤仪突然低头朝他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他在闻她的玉足。  素来沉稳的陈凤仪也不知怎的,突然一阵失神,竟然没有出声喝斥这个胆敢亵渎自己的大男孩。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闻到一种非常奇异的气味,体内沉睡已久的性欲竟然被这股气味激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的嗅觉突然变得非常的灵敏,竟然能够追踪到这股气味的来源,正是杨煜裤裆下面高高顶起的阴茎。  她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下这种奇妙的气味,顿时不由得心神荡漾,由此而想到小时候外婆跟自己说过的一个神秘的传说,其中似乎就有关于类似于这样的气味的信息,「没有想到,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体质!」  她没有去惊动正在偷偷猥亵自己的学生,反而享受这种被他亵渎的感觉,暗地里却有了想法,「一定要搞清楚他是不是外婆要找的那种体质。」  没过多久,杨煜因为担心被发现,恋恋不舍地放过了那双美足。他把散落的笔收拾到笔筒里,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假装继续背诗。  陈凤仪的注意力已经全然不在视频上了,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重播着刚才杨煜用手按着阴茎的画面。那种吸引她的气味已经闻不到了,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下体竟然有了湿润的迹象。  而与此同时,杨煜也完全没心思背诗,因为他在为裤裆下那根软不下去的肉棒发愁。他偷偷看了一眼假装全心投入地看着视频的女老师,那张玉颜真是越看越迷人,不由得暗叹真是个狐狸精,害人不浅啊!  没办法只能用尿遁这一招了,「老师,我去上个厕所。」  陈凤仪内心极不平静,表面却假装出一脸的冷淡,点了点头。  杨煜得到许可赶紧冲出办公室,躲到厕所里面,关好门,直接撸了一发,好不容易才把倔强的小弟弟给整趴了下去。待回到办公室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动什么歪念头了,老老实实地把两首诗背熟,然后向陈凤仪交差。  而经过刚才的一翻泄欲之后,杨煜对陈凤仪产生了一种很想亲近的感觉。背完古诗,他没有马上离开,鼓起勇气道,「陈老师,我想以后要好好学习,把成绩追上去,请你帮我。」  陈凤仪当然知道杨煜想要亲近自己的想法,她的内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刚才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真的非常的刺激,而且越回味越让她沉沦。那种奇异的气味并不是一般男人会有的,至少她在自己的丈夫身上就从未闻到过。  「当然可以,以后每天下午放学后,你到八楼的空教室等我吧。」  杨煜没想到陈凤仪如此干脆就答应自己,不由得心花怒放,「一定,谢谢凤仪老师,那我先走了哦,明天不见不散。」  「等等。」  「嗯,凤仪老师还有什么要交待?」  「杨煜,我希望你真的能把成绩追上去,而不仅仅只是因为别的想法。」  「啊……」  「快滚吧!」  杨煜大脑短路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然后撒腿就跑。  一路狂奔跑回教室,两只耳朵又红又热,内心波涛汹涌,他实在想不到,竟然会被她发现了自己的猥琐行为,真的太丢人了啊。不过她为什么不生气?她为什么还要给我机会接近她?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小鲜肉,真的很难搞懂一个三十六七岁饥渴美妇的内心世界。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