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0)【作者:你额】      点击:加载中
字数:132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章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星期六,班上的同学们万分期待的熊环山野炊活动终于要开始了。由于是班级活动,所以老师要求我们先到教室集合,等安排的时间到了再一起去学校门口排队上车。  面对即将到来的野炊活动,班上的同学们显然都有些坐不住,纷纷讨论着到时候要怎么玩,有几个对自己厨艺比较自信的同学还在那毛遂自荐,要承包做菜的任务。众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教室里面就像是有无数只小鸟在乱叫一样,非常吵闹。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本来对野炊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我也不由的兴致高涨起来了。但是在这种环境下,也还是有人能够做到不为所动的,看看我旁边那近乎凝固的空气就知道是谁了。  谭霜雪依然如往常一样的面若冰霜,就跟一座冰雕一样,在这喧嚣的环境中保持着沉默。不,此时谭霜雪脸上的表情似乎比平时还要更加冷漠,就坐在她旁边的我甚至都感受到了一股寒意涌上了心头,顿时就把我那好不容易高涨起来的兴致给冻结了。  谭霜雪不是一直都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吗?那什么她会这样呢?  这还要从昨天说起,昨天下午班主任给我们临时开了一个班会,说了很多有关于这次野炊的注意事项,比如注意防火,注意安全,不要乱吃东西之内的。为了方便管理,班主任要我们班上五十二个人分成十三个小组,每个组四人,再在四个人里面选一个组长负责组员的安全,而分组则完全按抽签来分。于是问题就来了,最后的分组出来后,我和谭霜雪并没有在一个组,我是第六组,她分到了第二组。得知这个结果后,谭霜雪一直都闷闷不乐的。  「额……谭霜雪,没抽到一组也没关系啊,反正到时候都在一个地方,是不是一组的也不会影响什么。」我试着开导着谭霜雪。  「……」谭霜雪没有理我,依旧保持着沉默。  「唉……」见谭霜雪这个样子,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希望到时候她能自己想通吧。  前面说到这个分组还真是命运弄人,我发现汤毅宏竟然和我一个组,这真是冤家路窄了。至于另外两个组员,一个就是我那个朋友A,另一个则是一个平时在班上很少说话的女生,叫李怡。谭霜雪那组好像是一个纯女生组,四个都是女生。  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可以让谭霜雪在班上多认识几个朋友吧,至少也要和同一组的那三个女生打好关系。  我心里由衷的期望着。  过了一会后,班主任来到教室里把我们叫出去开始排队,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学校门口,登上了学校租来的大巴车,到这里,野炊活动也算是正式拉开了序幕。  对了,这里还要提一下张灵儿她们的情况。张灵儿所在的班级是奥赛班,高一的年级第一一直都是她们班,所以参加这次野炊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张灵儿也对这次野炊很期待呢,这几天一直都在家里忙着准备。而唐月就来不了了,她所在的班级这次排名是第五名,参加野炊是没什么希望了。唐月充分的表达了对我的羡慕嫉妒恨,一连几天都追着我打。至于叶晓晓,我这边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这几天她又没来找我,所以我也不清楚她那边是什么情况。最后是苏雅,其实过了这么久都没有再见过她,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幸好有读者……咳,有神秘的声音一直在提醒我,所以我回想起来了。虽然我目前不知道她那边的情况,不过我却有一种预感,这次野炊我一定会再一次遇见她。  由于上车是按分组的顺序坐的,所以我和谭霜雪并没有坐在一起,而是和朋友A挤在了一块,而汤毅宏则和李怡坐在我们前排。本来朋友A这厮见色忘友,想和李怡坐一块,但当我「不小心」在李怡面前说出朋友A上初二还尿床的事之后,朋友A就没好意思再在李怡旁边带待下去,他直接扑到后座来跟我拼命了。这种情况下,汤毅宏也只能默默的坐到李怡旁边了。  以上,虽然代价挺大的,不过我也总算是避免了和汤毅宏坐一块的尴尬境地。  「喂!你付出什么代价啦!付出代价的是我好吗!你这个棒打鸳鸯的恶魔!」朋友A当即就在一旁表示不满了。  「啦啦啦……」我扭头看向一旁,吹起了口哨。  「别给我装傻!」朋友A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  「那你特么给我解释一下棒打鸳鸯是个什么鬼啦!我打你个棒棒锤啊!」我自然也是马上吐槽了回去。  「变态星。」熟悉的声音突然在我旁边响起,我楞楞的转过头看去,却发现谭霜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座位旁。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好奇的看着谭霜雪。  「恩。」谭霜雪轻轻点了点头,她拿着一盒冰淇淋口味的百奇放到了我的面前。  「额……你要请我吃吗?」我指着她手里的百奇问道。  「恩。」谭霜雪微微点了点头。  「额,那谢谢啦。」我正要伸手去拿,结果谭霜雪却避开了我的手,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却见她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个不是这么吃的。」  「哈?」我顿时一脸蒙蔽。  「应该是这么吃的。」说着,谭霜雪拿出一根百奇放进自己的嘴里轻轻咬着,然后探过脸来把另一端送到了我的嘴前,「次唔(吃吧)。」  一瞬间,我感觉有无数道凶狠的目光锁定了我,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我恐怕已经被千刀万剐了吧。无形的压力笼罩了我,我的冷汗也不由的冒了出来。事先说明,我可不是因为受到这压抑的气氛而出汗的,我是疼的冒汗了,朋友A这孙子正在旁边使劲的掐我呢。  「你这是在哪看到的吃法啊?」我有些尴尬的问道。  面对我的疑问,谭霜雪非常淡定的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她随手点开了一个页面,页面的内容是介绍百奇的各种吃法,我明显看到了这篇文章的标题有着几个非常醒目的大字——「情侣必看」。  「额……」我忍不住扶额了。我一边伸手拿掉了谭霜雪嘴里的百奇,一边赶紧解释道,「谭霜雪,这种吃法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你这样会让别人误会我们的。」  「情侣?」谭霜雪有些迷茫的歪了歪脑袋,「是什么东西?」  「额……」我顿时冒出了一脸的黑线,谭霜雪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这也太缺乏常识了吧!她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啊?  没办法,我只能耐心解释道,「男女之间互相喜欢就是情侣了。」  「哦。」谭霜雪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她歪着头沉思着,似乎是在消化我说的话。过了一会后,谭霜雪突然开口道,「我和变态星就是情侣啊。」  「噗!」我差点没一口气噎死自己,「你乱说什么呢,我们不是情侣啦!」我能感觉到,就刚才那一下,周围一下子多出来了无数的杀气。  「为什么不是情侣?」谭霜雪似乎有些不能理解,「难道变态星其实是女生吗?」  「不是啊!我可是百分百的男性!」我抓狂的大叫起来。我真的不理解谭霜雪是怎么想到这来的。  「那变态星是不喜欢我吗?」谭霜雪低声问道,她的神情有些落寞。  「额,我没有不喜欢你。」看到谭霜雪这个样子,我赶紧表态声明道。谭霜雪这才重新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她正色道,「那我们就是情侣。」  「为什么又回到这个话题来啦!」我顿时欲哭无泪。  「变态星不是女的,而且又没有不喜欢我,那不就符合变态星说的情侣的标准吗?」谭霜雪一板一眼的解释道。  「我……」我顿时无语了。我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早知道一开始就把情侣的定义说复杂点了,现在我的思绪被谭霜雪搞得乱成一团,一下子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了。  「咳,谭霜雪同学,这里就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就在这时,一直都是路人角色的朋友A突然插进了我和谭霜雪的谈话中来,他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说道,「情侣的定义虽然是指互相喜欢的男女,但是单单一个『喜欢』可是很宽泛的。『喜欢』这个词可以用在很多地方,可以表达对母亲的喜欢,也可以表达对小孩的喜欢,还可以用在物品上,比如喜欢某种食物,甚至是某处风景,这些都可以用『喜欢』这一词来表达,所以在这里必须要对情侣之间的『喜欢』进行区分,不然按照你刚才那样去理解,那不是母子和父女也是情侣了吗?」  「哦。」谭霜雪听了朋友A的这番话后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所以把情侣之间的『喜欢』和其他关系之间的『喜欢』进行区分是很重要的。」朋友A一脸正色的说道。  「对对对!」借着这个机会我赶紧对谭霜雪补充道,「我对你的喜欢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不是情侣之间的那种喜欢,所以我们不是情侣哦。」  「哦。」谭霜雪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追问道,「那是朋友之间更加亲密一些还是情侣之间更加亲密一些呢?」  「亲密度高不高和是什么关系可不是等价的。」这时我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总算是可以开始认真思考并回答谭霜雪的问题了。「有些人虽然是情侣关系,但是之间的关系却并不好,可能还会整天吵架。而有些人虽然是朋友关系,可却能够互相理解,成为知己。所以是什么关系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之间的真心。」  经过我和朋友A的一番解释,谭霜雪终于是搞清楚了这里面的关系,解开了和我的误会。在分给了我几袋零食后,谭霜雪又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额……刚才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谭霜雪解释。」我对着朋友A由衷的感谢道。  「哼,你这个叛徒!当初说好的一起没有女人缘的,结果你现在却勾搭上了谭霜雪这个女神!」朋友A用一种非常幽怨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心里一阵恶寒。  「我不管,我刚才帮了你,你一定要教我怎么获得妹子的芳心!」朋友A扯着我的衣领一阵乱晃。  「别晃啦,你怎么跟个基佬一样啊!」我一把摁住了朋友A的头。  「喂,哥们。」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前排沉默不语的汤毅宏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说话了,「我真的劝你一句,以后还是少和谭霜雪走的太近。」  「你这话什么意思!」汤毅宏的话让我有些生气,他还想继续找茬吗?我脸上的表情也不由的冷淡了下来。  「额,不是,我没别的意思。」汤毅宏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话里有歧义,连忙歉意的对我低了低头,「我感觉你这个人还不错,只是稍微提醒一下你而已。」说着,汤毅宏有些神秘兮兮的对我招了招手,待我把耳朵凑过去之后,他用手挡在嘴边,一边小心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其实上次我和洪涛来找你麻烦是受到俊哥指使的。」  「俊哥?」我一脸茫然,「是谁啊?」  「哈?你连俊哥是谁都不知道吗?」汤毅宏有些愣住了。  「额……我一般很少和别人打交道,所以认识的人不多。」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好吧。」汤毅宏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开始解释起来,「俊哥就是隔壁六班的那个何俊啊,他在我们高二年级也算是混的比较好的,高二年级的大部分人都认识他呢,没想到你竟然不知道他。」  你这算是变相的说我没见识吗?我不由的在心里诽谤起来。  「额……我应该没有招惹到他啊,为什么他要搞我?」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所以我前面不是说了吗,要你离谭霜雪远点。」汤毅宏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智障一样。汤毅宏说道,「俊哥一直都在追求谭霜雪,可是谭霜雪却总是对他爱理不理的,所以当他知道谭霜雪和你关系很好后非常嫉妒你,要我们整你一顿。」  「原来如此。」我摸着下巴点了点头,这下就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怕啊,告诉你吧,那个唐月是保不住你的,虽然她好像很能打的样子,但是俊哥可是葬月帮的,那可是我们学校最大的一个帮派啊!」汤毅宏见我一脸的淡定,有些急了。  「哦。」听到汤毅宏这么说,我心里更加淡定了。虽然何俊是葬月帮的,但是我家里那个臭丫头可是葬月帮的老大啊。当然,我并不打算告诉汤毅宏这些,我可不想他到时候对我一惊一乍的。这时,我的心里突然一动,连忙对汤毅宏问道,「那个洪涛说的大哥不会就是何俊吧?」  「是啊。」汤毅宏点了点头,「他和俊哥是邻居,所以关系比较好,能认俊哥当大哥,而我就没有这个优势了。」  当汤毅宏在一旁表示对洪涛的羡慕时,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根据唐月所说,那天里校运会之后,学校里的不良学生基本上都认识了我,如果那个何俊真的是葬月帮的,并且还在高二年级混的比较好,那他应该也认识我吧。如果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还要找人整我?他不怕事后被查到头上吗?如果我是那种有仇必报的人的话,现在就拖着张灵儿去找他麻烦了。  大巴在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我在车上却陷入了沉思,心里琢磨着何俊的想法。  难道他就是个白痴?做事不考虑后果,只想着先把我收拾一顿再说?又或者是我太自大了,说不定人家压根就不认识我呢。  「算了,想这么多干嘛,反正这个事情很容易就能解决了。」我拍了拍脑袋,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车窗外的风景上去。今天天气非常晴朗,蔚蓝的天空上几乎看不到一片云彩,只有远处靠近地平线的位置才能看到一团一团的如同棉花糖一般的云朵簇拥在一起。  我呆呆的看着天边的云朵,脑子进入了一种放空的状态,不一会儿我就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朋友A把我叫醒的。  「怎么了?到了吗?」我精神恍惚的朝窗外看了一眼,结果却发现大巴正停在服务站里。  「你想多了,这起码还要两个小时才能到熊环山呢。」朋友A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你看,已经快十二点,老师说在服务站里吃完午饭再继续走,我们也下车吧。」  「哦。」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朝谭霜雪的座位看去,却发现谭霜雪的座位是空的。  「呵呵,还想着谭霜雪啊。」朋友A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一脸嘚瑟的凑到我跟前来说道,「人家早就和朋友一起下车了。」似乎是因为谭霜雪没有来找我,所以朋友A非常得意。  「朋友?」我又看了一下谭霜雪周围的那几个座位,那是和谭霜雪一个组的其他三个女生的座位,同样也是空的。  难道谭霜雪和她那个小组的成员一起下车了?  我和朋友A一起蹦下了大巴,结果我还没站稳,一个娇小的身影就突然冲了出来,猛的扑在了我身上,把我直接撞倒在地上。  「欸!你这人怎么走路不长眼睛啊!」见我被人撞倒在地上,朋友A顿时不满的大叫起来,「往我身上撞不好吗?」  一听这孙子说的话,不用看我就知道撞我的人肯定是个女生。  「你还不赶紧从我兄弟身上起来!」朋友A弯下腰,准备打着关心我的幌子去名正言顺的触碰趴在身上的这个女生的身体,结果当他看到这个女生的脸后却愣住了。  「张……张灵儿!」朋友A惊讶的大叫道。他他没有想到这个冒失的女生竟然是那五大校花之一的张灵儿,震惊之中,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目的。  听到朋友A的叫唤,我心里一动,连忙低头看去,结果正好对上了正趴在我胸口上坏笑的张灵儿的小脸。  「嘻嘻。」张灵儿一挺身,直接撅起小嘴在我脸上轻啄了一下,「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哥!」  「啥?哥?」一旁的朋友A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张灵儿是你妹?」  「是啊,我是他妹妹。」张灵儿抢在我的前面回答了朋友A的问题,她抬起头有些冷淡的看了一眼朋友A,「你先自己走吧,我找我哥有事。」  「额……」这么快就被下了逐客令,朋友A顿时有些尴尬。  「你说话客气点好吗?」我毫不留情的在张灵儿的头上敲了一下,然后有些歉意的看着朋友A,「不好意思啊,我妹妹好像有事找我,你先去吃饭吧,等下我再来找你。」  「你……额……」朋友A明显有很多话想要问我,可是在看了一眼张灵儿之后,他只能点点头走了。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啦?」我一边把张灵儿从我身上扶起来,一边问道,「之前你不都是尽量不和我在学校里碰面的吗?连上学都故意岔开时间走。」  「额……我那是怕你被不良学生缠上啦,如果被学校里那些不良学生知道你是我的哥哥,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和你搞好关系,希望以此来讨好我。我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整天被不良学生围着,所以我要隐瞒和你的关系啊。」张灵儿解释道,「其实主要还是我怕,我怕你知道我其实是不良学生后会生气,所以我才要在学校里和你保持距离。对不起……」说着,张灵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额……没事,你没必要道歉的。」见张灵儿情绪有些低落,我赶紧转移话题道,「话说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啊?」  「呵呵,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哦。」张灵儿露出了一个有些深意的笑容。  为了张灵儿口中的那个惊喜,我跟着她来到了服务站的一处隐蔽的角落里。正当我纳闷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时,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快步迎了上来。  来者是一个和张灵儿差不多身高的女生,这个女生的面容姣好,鼻子小巧而又精致,特别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能够说话一样。让我感到有些惊奇的是这个女生的发型和张灵儿很像,都是在侧面竖着一个马尾,似乎是在刻意模仿张灵儿一样,只不过她的头发没有张灵儿那么长,那个短短的马尾顶多只能算是一个小揪揪。  「姐姐大人!」这个女生走上来就一把扑在了张灵儿的怀里,一脸陶醉的埋着脑袋在张灵儿胸口上蹭来蹭去。看的我在旁边一愣一愣的。  「额……这是?」我问道。  「额……」张灵儿见我的眼神有些微妙,顿时脸上微红起来,她有些尴尬的推开了怀中的女生,一边向我解释道,「这是我的一个要好的朋友,叫田巧巧,平时的行为是有些奇怪,你无视就好了。」说这话的时候,张灵儿的神情很是无奈。这倒是让我惊到了,没想到张灵儿竟然也有不擅长应付的人啊。  「什么叫奇怪啊,我这可是对姐姐大人爱的表现哦!」田巧巧还想继续把脸凑到张灵儿身上去,却被反应快的张灵儿一把摁住了额头。  「别玩了,我交代的事你做好了没?」张灵儿很是无奈的问道。  「嘻嘻,姐姐大人交给我的事我怎么可能不好好办呢?」听到张灵儿问起正事了,田巧巧这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张灵儿。她转过身来到我面前,一边细细的打量着我一边问道,「你就是姐姐大人的兄长吧,初次见面,我叫田巧巧,请多指教哦。」  「哦哦,我叫张星,请多指教。」我也赶紧礼貌性的回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正面看着田巧巧的时候,总感觉她有些眼熟。  「嘻嘻,跟我来吧,姐姐大人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说着,田巧巧带着我和张灵儿继续朝里走去。当她带着我们转过一个拐角处后,面前的景象却是让我吃了一惊。  好多人。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眼前这个不大的空间里站满了学生,男的女的都有,大概有那么十几个人。他们有的正在抽烟,有的正聚在一起聊天,而当他们看见我们之后,反应却是惊人的一致,急忙低下了头,然后用一种恭敬的语气说道,「灵儿姐好,巧巧姐好。」  「啥……啥情况?」我被这个场面吓到了。  「你们眼睛瞎了吗?没看见这里还有一个人吗!」一旁的田巧巧相当不满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指了指我,「他可是姐姐大人的兄长,还不快叫星哥!」  一时间,那些不良学生扮相的人连忙对我低下头来,大声喊道,「星哥!」  「额……」这一声「星哥」喊的我尴尬不已,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了。我连忙碰了碰身旁的张灵儿,希望她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情况。  「嘿嘿,这些都是我的手下,叫你一声『哥』也没问题。」张灵儿看我一脸的窘迫,顿时明白了我心里的想法,她给我解释道,「我知道你讨厌被别人这样对待,巧巧这是在树立威信呢,你可是我哥,如果他们对你不表示尊重的话,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所以你就稍微忍一下吧。」  「额……好吧。」我只能点了点头。  「对了,他们怎么这么听田巧巧的话啊?」我问道。  「嘻嘻,巧巧可是葬月帮的二把手,他们肯定不敢不听话啊。当初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想到要搞一个这样的帮派呢。」张灵儿笑着回答道,「其实我平时根本没怎么管这个帮派,帮里面的大小事都是巧巧在处理,而我只是顶着一个大姐头的称号而已。」  「你是懒才把帮派的事都推给田巧巧处理吧。」我一眼看破了张灵儿的真实想法。  「嘿嘿,是啊。」结果张灵儿相当不要脸的直接承认了,她对我吐了吐舌头,说道,「我本来就对这种东西没兴趣嘛,只是感觉有这个身份挺方便的所以才陪着巧巧搞了这么个东西。你别说,有了葬月帮做后盾,现在学校里面的不良都不敢轻易招惹我呢。」  如果让其他的不良学生知道学校第一帮派的大姐头竟然是这么个想法,肯定会无比郁闷吧。  「你现在总能说说那个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了吧。」我好奇的问道。张灵儿这个排场弄得这么大,搞得我心里特别在意。  「别着急嘛。」张灵儿示意我再等等。  「我要的人你们带过来了吧?」田巧巧走上前去,对着其中的一个不良问道。  「带来了,就里面呢。」那人指了指身后,恭敬的回答道。  「好,我之后再奖励你们,现在你们先去外面看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来。」田巧巧命令道,「对了,我和姐姐大人还没吃饭,你们去给我们带份饭过来。」  「好的。」那群不良学生听话的离开了这里,露出了之前被他们挡住的景象,只见一个留着清爽短发的男生正默默的跪在地上,当他抬起头看见张灵儿之后,脸上顿时爬满了惊恐,他连忙对着张灵儿磕起头来,「对不起,求求您原谅我吧,我错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些不解的看着身旁的张灵儿。  「嘻嘻,这就是姐姐大人送给你的礼物啊。」田巧巧一脸得意的回过头来,代替张灵儿对我解释道。  「我从唐姐姐那里听说过了。」张灵儿扭过头来看我一眼,「你前几天被人堵在厕所里揍了是吧。」  「额……是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我已经大概明白这是个什么情况了。  「我稍微查了一下,就是这个人指使的。」张灵儿朝着不远处的何俊扬了扬下巴,「我现在把他带过来了。」  仿佛是为了刻意配合张灵儿一样,当张灵儿嘴里的最后一个字落下,田巧巧来到何俊身前,直接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我只听到了一阵鞋底撞击面部的闷响,然后就看见何俊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当田巧巧拽着何俊的衣领,强迫他再次跪起来时,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鲜血。田巧巧刚才那一脚竟然硬生生的把何俊的鼻血给踹了出来。面对何俊的惨样,田巧巧没有丝毫的怜悯,她冷冷的看着何俊,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可以啊,竟敢对姐姐大人的兄长的动手,找死是吗!」  「对……对不起……」被踹出鼻血的何俊却不敢对田巧巧有任何不满,他浑身颤抖着跪在地上,只顾一个劲的道歉。鼻血慢慢的流到了他的下巴,然后缓缓滴落在衣领上,留下了一朵朵妖艳的血色花朵。  「那两个打你的人已经被唐姐姐教训过了,所以我这次就暂时放过他们。」张灵儿看着我说道,「而这个幕后黑手就让你来处置吧。」  「额……」我看着满脸鲜血的何俊有些于心不忍,连忙对着张灵儿劝解道,「算了吧,事情都过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我又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你就放过……」  「不行!」我话还没说完,没想到不远处的田巧巧却是立马打断了我,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张灵儿,大声道,「姐姐大人,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人可是我们葬月帮的内部成员,他明知张星是姐姐大人的兄长却还敢动他,这是对姐姐大人威严的挑衅!如果这次轻饶了他,会让姐姐大人的威信受损的!这样就肯定还会有下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去找姐姐大人兄长的麻烦。只有狠狠的教训这个家伙,把他的惨样印在别人的脑海里,要别人知道敢对姐姐大人的兄长动手会有什么后果!只有这样,姐姐大人的兄长才能真正的安全。」  「好像确实如此。」张灵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她转过头看着我,正色道,「哥,这次我恐怕不能听你的话了,我必须要镇住别人,要别人以后都不敢动你。」  「别……」我本来想阻止张灵儿的,结果田巧巧却突然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搂住了我的手臂。  「嘻嘻,你就在这看着姐姐大人的英姿吧。」田巧巧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神中却是有一股警告的意味在里面。她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姐姐大人可是关心你才会这样做的,可别让姐姐大人的关心白费啊!」  我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田巧巧,她刚才最后那句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在威胁我。  张灵儿慢慢的朝何俊走去,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冷漠了下来。正跪在地上的何俊看见这一幕后,脸上顿时写满了恐惧,「不……求求您,不要……」  张灵儿无视何俊的求饶,直接一记侧踢狠狠的抽在了何俊的脸上,他求饶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整个身体也因为这一脚的冲击力而倾倒向一边去。张灵儿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抬起脚用力的踹在了他的面门上,何俊的脸上直接溅起了一阵血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何俊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张灵儿走上来踩住了侧脸,坚硬的鞋底深深的陷进了何俊脸上的肉里,把何俊的的脸都踩的扭曲了起来。面部受到这种压迫,何俊根本无法张开嘴巴,那一声惨叫只能化为低声的呻吟,闷在了喉咙里。  张灵儿扭动着脚掌,用力的碾压着何俊的侧脸,粗糙的鞋底撕扯着他脆弱的脸皮,鞋底的细砂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摩擦着,划出了一道道的小口子。何俊痛苦的呻吟起来,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抓住了张灵儿的脚。可下一秒钟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可这时已经晚了,张灵儿脸上的表情变得冰冷无比,「你还敢反抗我?」  「不……不是,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用自己的贱手去碰您的脚,对不起!」何俊仿佛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惊恐的道歉起来。  「哼,你也知道自己手贱啊。」看到这一幕,田巧巧有些生气的冲到何俊身旁,直接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竟敢冒犯姐姐大人,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田巧巧用脚尖点了点地面,冷声道,「把你碰姐姐大人的那只爪子伸出来!」  何俊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惊恐的颤抖了起来,可是望着田巧巧那冰冷的眼神,他却不敢不听话,只能颤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田巧巧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脚跺在了何俊的手指上,十指连心,何俊当场就疼的流出了眼泪。他下意识的想要搬开田巧巧的脚,可是内心突然涌现的恐惧却马上制止了他,他只能握紧了拳头,趴在那里痛苦的呻吟着。  田巧巧没有丝毫同情的继续践踏着何俊的手指,我能看到,在她的鞋底下已经有鲜血在缓缓流出了。  这个田巧巧怎么这么狠?她这根本就是没把何俊当人看啊!我的心里也不由的对她产生了一丝恐惧。  当田巧巧终于抬起脚后,何俊的手指已经看不到一块好的地方了,全是被鞋底撕裂的伤口,四根手指头已经红肿了起来,一些地方甚至变成了紫色,红色的鲜血沾满了何俊的手指,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何俊痛的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他浑身颤抖着,脸色也有些苍白起来。看着何俊的惨样,张灵儿和田巧巧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她们冷冷的俯视着脚下的何俊,就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般。  我本应该同情何俊的,但是看着张灵儿和田巧巧鞋子上的鲜血,还有何俊那满是鞋印的脸,我的心里却不由的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快感,这份快感让我有一种负罪感。因为别人的受虐而感到兴奋,我有些厌恶这样的自己。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男生提着几袋快餐走了进来。他看到了地上的何俊,但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他径直来到张灵儿和田巧巧身边,微微低下头,恭敬的说道,「灵儿姐,巧巧姐,饭买来了。」  「恩。」田巧巧点了点头,从这个男生的手里接过了装着快餐的袋子,然后乖巧的送到张灵儿的手里,「嘻嘻,姐姐大人,先吃饭吧,你也饿了对吧。」田巧巧甜甜的笑容让我不由的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刚才那个残忍践踏何俊手指的人是别人一样。  田巧巧微微看了一眼身旁的高大男生,然后轻声叫道,「刘威。」  刘威仿佛明白了什么,马上弯膝趴在了地上,他用手掌撑着地面,尽量的让背部保持着平坦。而张灵儿和田巧巧就这么直接坐在了刘威的背上,那副自然的神态,仿佛刘威本来就应该是她们的凳子一样。此时刘威那高大的身材就起了作用,张灵儿和田巧巧这两个娇小的女生坐在他那宽大的后背上一点都不显得拥挤。  张灵儿转过身来对着不远处的我招了招手,「哥,来吃饭吧,你也饿了吧。」  「……」我沉默着来到了张灵儿身旁,她递给了我一盒快餐,我便默默的站在一旁吃了起来。张灵儿并没有要我也跟着她一起坐在刘威的背上,因为她知道我不愿意这样做。  「哥,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些不开心。」张灵儿抬起头来问我道。  「没……我没有不开心啊。」我连忙摇了摇头,一边对她露出了笑脸。  「那就好。」张灵儿也对我甜甜的笑了一下。  我一边吃着饭,可是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张灵儿和田巧巧的小脚上打量着。这两个丫头都很不老实,坐在刘威的背上,一直晃悠着自己的腿,看的我心里一阵荡漾。  张灵儿的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热裤,白花花的大腿直接裸露在外,如同一块上好的温玉一般散发着荧光。她的脚上穿着一双比较适合户外活动的白色板鞋。此时白色板鞋上沾满了何俊的鲜血,可是张灵儿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她正埋头在那拼命的吃饭呢。相比较清爽打扮的张灵儿,一旁的田巧巧则显得比较诱人,她的下身是一条黑红格子相间的短裙,白皙的大腿只露出了一点点,往下的部分便裹在了黑色丝袜中,诱人的曲线一直延伸到了脚踝,再往下便是一双暗棕色的学生皮鞋。她一边不紧不慢的吃着饭一边用脚在空中轻轻的打着拍子。而这双皮鞋底下,何俊的鲜血正沿着鞋底慢慢的滴落在地上。  张灵儿吃饭的速度很快,尽管她是吃的最多的,可是最快吃完饭的人依然还是她。张灵儿把快餐盒放在了地上,视线也终于注意到了自己那被鲜血染红的鞋子。张灵儿顿时恼火起来,她抬脚重重的跺在了何俊的脸上,怒斥道,「你竟敢弄脏我的鞋子!」  田巧巧也注意到了张灵儿的鞋子,她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了起来。何俊一见这种情况顿时吓得脸都白了,也顾不着自己还有伤在身,连忙伸出舌头想要给张灵儿舔干净鞋子,以此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可是张灵儿却死死的踩着他的侧脸,不让他有机会触碰到自己的鞋面。  「别伸着你那条脏舌头了!」田巧巧自然是明白张灵儿的用意,她狠狠的瞪了一眼何俊,猛的一脚踢在了何俊的嘴上,「你脸上这么脏,怎么给姐姐大人清理鞋子!」说着,田巧巧朝着外面大声喊道,「顺子!」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矮个子男生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他矮着腰,一脸谄媚的看着田巧巧,问道,「巧巧姐,有什么吩咐吗?」  「还要我吩咐,你没长眼睛啊!」田巧巧有些生气踢了顺子一脚,「你没看到姐姐大人的鞋子脏了吗?」  「是是是,小的瞎了眼,没注意到真的罪该万死。」顺子就跟个奴才一样赶紧跪在了地上。他跪行着来到了何俊的脸庞,而张灵儿的脚则平稳的踩在何俊的脸上。顺子赶紧伏下身子在张灵儿的鞋面上仔细的舔舐起来。  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由的睁大了双眼。难道葬月帮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吗?从刚才的刘威到现在的顺子,他们都在田巧巧的命令下做着奴才的工作,而且看上去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做着这种事情。我知道这个世上确实有一部分人喜欢被女生的虐待,我自己也有着这方面的爱好,但是这一下子也出现的太多了吧!难道刘威和顺子刚好都是m男?我有些不敢相信,冥冥之中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顺子舔鞋表现的非常熟练,很快就把张灵儿鞋面上的血迹和泥土都清理干净了。看着张灵儿的鞋子,顺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干净的手绢并道歉起来,「不好意思灵儿姐,我不会让自己那卑贱的口水继续留在您高贵的鞋子上面的。」说着,顺子弯下腰开始认真的擦拭起张灵儿的鞋面。  「呵呵,你也是有心啊。」田巧巧讥讽的笑了笑,顺势把脚搭在了顺子的肩上。  顺子听成了田巧巧对自己的夸奖,他似乎非常开心,激动的脸都红了起来。一旁的张灵儿却是对顺子的这个举动并不怎么上心,她抬起头默默的看着我,直到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目光她才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干……干嘛啊?」我有些尴尬的问道。  「嘻嘻,没干嘛啊,看着你不行吗?」张灵儿甜甜的笑着。  「额……」我忍不住有些脸红,张灵儿却是开心的笑了。我突然反应过来,连忙大喊道,「好啊,你个臭丫头调戏我是吧。」我伸手在张灵儿的头上乱揉了起来。  「姐姐大人!」就在这时,田巧巧突然大声的打断了我和张灵儿的嬉闹,「这个何俊姐姐大人想怎么处置呢?」虽然是对张灵儿说的话,可是田巧巧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  「怎么处置啊?」张灵儿低下头俯视着何俊,那冷漠的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一件死物一样,「打断他的……」说到这里张灵儿却突然顿住了,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张灵儿是什么意思,只是睁着眼睛楞楞的看着她。  「算了吧,已经够了。」张灵儿重新低下头,宣布了何俊的最后结局。  「姐姐大人,不能就这么算了啊!」田巧巧似乎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她激动的站起来大喊道,「这个何俊竟敢冒犯姐姐大人,要他去死一百次也不能弥补这他的过错!」  「我已经决定了!」张灵儿冷冷的喝住了田巧巧,「就这样,放过他。」  「……」田巧巧沉默了一会,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那好吧,既然姐姐大人都这么说了。」  「谢谢……谢谢灵儿姐!」何俊听到这个决定后激动的流下了泪水,他在张灵儿的鞋底上深深的吻了一口,希望以此来表示对张灵儿的感激。  张灵儿却一脸厌恶的移开了自己的脚,「我才不需要你的谢谢呢,别脏了我的鞋底。」说着,张灵儿把鞋底踩在旁边的地板上磨蹭了起来。  「巧巧,你找人稍微处理一下这里吧。」张灵儿指了指地上的血迹和快餐盒的垃圾。  「恩,姐姐大人。」田巧巧乖巧的点了点头。  「嘻嘻,辛苦你啦。」张灵儿温柔的揉了揉田巧巧的脑袋,田巧巧就跟个温顺的小动物一样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  交代完事情后,张灵儿便带着我离开了这里。在快要转过拐角处的时候我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而我最后看到的景象是田巧巧那充满深意的目光。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