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婉儿原创系列我的生活-大学钕淫】(03)【作者:欧阳婉儿】      点击:加载中
字数:66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刚刚自慰完,手指湿湿的,黏到了键盘上,你们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吗?  贞洁这个词,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女人身上无形的一副枷锁  一旦一个女人跨过了这个线,就会被世人唾弃  比如潘金莲  可潘金莲有错吗?她嫁给武大郎时也不是自愿的呀  武大郎没钱、丑,而且不用猜也知道床上肯定不如西门大官人,所以潘金莲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  可幸福对女人来说代表什么呢?  如果把幸福拆分成金钱、爱情、性爱让我来选  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性爱,因为性爱更不容易让我满足!  如果在你的思想里,性爱仅仅是简单的XXOO的话,那好吧,我满足了!:P  Ps:文字对女人是有吸引力的,可以说女人意淫的能力一点都不必男人差,因为男人更多是要看到图片还是电影,而女人可以单纯的靠文字中的描述就可以,只是,感性的我们需要的是撩人的文字,而不是粗鲁的文字!  ******************************************************************  罗阳宿舍有四个人,罗阳睡在靠窗的左边  他们男生宿舍只要有女朋友的,都是商量好时间的分开带回宿舍。  利用中午的时间,罗阳把我叫到了他的宿舍  「哥~ 啊~ 」正当罗阳又准备让我换姿势的时候,电话响了!看着来电号码,一不小心轻轻的叫了一声。  「和男友在一起呢?」丁伟的声音一直有点猥亵,但总是让人麻麻的。  我在网上留言让丁伟不要来找我,还告诉他我在学校有了男朋友,但丁伟根本不给我反驳拒绝的机会,甚至打来电话告诉我,让我在学校等他,还说如果被男朋友问起,就说他是我的表哥。  「恩~ 恩,我们刚吃完饭」罗阳并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一下一下的进入,我的声音有点颤。  「呵呵,我已经到了,一会过去找你,晚上请你吃饭」  「啊?喂?」挂了!  罗阳在我身上永远是那个他自认很厉害的男人,不管是他的硬度、时间、还是速度,都是最厉害的。  只是以前每次和他做完之后,我都会有种吃不饱的感觉,就是憋憋的,不知道怎么形容  但是接完电话之后……  「啊~ 啊~ 」罗阳没有改变,一直在用力的冲击我的蜜源  只是我的蜜源竟然痒了,从和罗阳在一起之后的一个月以后,就再也未有过这个感觉。  「谁啊?」  「我表哥来学校看我,晚上我要和他吃饭」这是我早就想好的说辞  「那我请他吧,你刚才不是说和男友在一起了吗?」罗阳在我身后还在用力。  「不用了吧」  「没事,反正我晚上也没事,请你表哥喝酒,顺便我让老二和老四过去陪一下」  「……」  鬼使神差,当丁伟一见到我就问我有没有穿内裤的时候,我就把他带到了我的住所。  「你这客厅收拾的还不错,只是你这卧室地上怎么这么多卫生纸?」丁伟吊儿郎当的在我家转来转去,最后不怀好意的走进我的卧室!  「别进我卧室」突然想到地上的卫生纸,心里猛地一紧,只是已经晚了!  「你下午没课?」丁伟一边说着,一边把外套脱掉挂到电脑椅背上,又顺手按了电脑的开关。  「恩,你别……」  「电脑里有裸照?怕我看到?」丁伟笑眯眯的看着我,转头等待电脑开机。  「我……」我在他跟前真的没有勇气说不,赌气的坐在了床上。  「你这男朋友看样子没法满足你啊,回来还得自己弄」听着他嘲弄的语气,又气又羞的立即把地上的卫生纸全部捡起来扔到了厕所里。  只是……在厕所里我听到了音箱里传来的滴滴声,那是qq,然后就听到了他的笑声。  我恨qq的聊天记录功能。  「不穿内裤的女孩?你现在每天都不穿了吗?」丁伟回头看着回到卧室的我,坏坏的。  「……」无言以对  「这哥们挺有意思啊,还要送内裤给你」  「……」还是无言以对  「要不,我帮你约出来吧,怎么样?」见我不说话,丁伟开始打字「如果他在线的话」  「不要」我终于说出了反对的声音,只是丁伟已经将消息发送出去了  「和你打个赌,如果他在线,你就让他搞你,怎么样?」  「……」我已经在祷告大山不要在线了  「怎么样?」  「……」  「滴滴……滴滴」见我不回答,丁伟继续以我的名义和大山聊了起来。  罗阳和他的两个同寝室的兄弟在学校对面的火锅店定了一个小包间,而此时的我正坐在罗阳和丁伟的中间。  简单的寒暄之后,他们就喝了起来,而我则小心翼翼的吃着火锅,而双腿在桌下却微微的打开,露出不大不小,刚好能看见里面的缝隙,丁伟说,不是只有岩的兄弟对兄弟的女人有想法,每个男人见到漂亮女人都一样。  老二叫陈露,有点像女孩的名字,但其实是一个健硕无比,满身肌肉的的肌肉男,他们喝酒一个小时了,坐在对面的他掉打火机已经掉了三次,烟盒也掉了两次,而每次他捡起烟盒的时候,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老四也上大一,叫刘刚,但他比我小两岁,当陈露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了。  我很少在罗阳宿舍碰到他们。  而我现在不担心他们看到了什么,我只担心我白色的裙子上面会不会有湿痕。  而当丁伟和罗阳勾肩搭背一起去卫生间的时候,这俩人竟然一个把烟一个把打火机全碰到了地上,然后低身去桌下捡,而我却若无其事的将双腿又打开了一点。  「婉儿热吗?脸这么红?」罗阳回到到房间之后问我,而丁伟则在他身后笑眯眯的看着我,露出一个不让人察觉的微笑。  「太闷了,有点热」我不自然的对罗阳笑了笑。  「喝点水」丁伟把我的杯子放到了我的眼前,还露出了关怀的表情,可恶。  「恩」我也只能温顺的接过杯子。  从女人的角度看男人对面子的重视程度根本无法理解,就像男人不理解为什么女人喜欢买很多名牌包包一样。  所以吃完饭,罗阳提议去ktv唱歌,并且很快订好了包厢,准备打车过去。  五个人挤一辆出租车,身材最高大的罗阳自然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而我则坐在了刘刚和陈露之间,丁伟借口去了一趟卫生间,最后一个上车,坐在了最边上,因为人多的缘故,我的大腿几乎是和刘刚陈露紧紧贴在一起,一路上刘刚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我的裙摆。  包间不大,但坐五个人还是挺大的,我和刘刚直接进了包厢,而罗阳他们三人在外面不知道说着什么。  「婉儿,我先回去了,明早还得训练,我都安排好了,让老二和老四陪你表哥再喝一会儿」罗阳他们三人进来之后,罗阳坐在我身边对我说。  「买了三个小时,不够再让老二续费,啤酒小吃也都要了,一会服务员送进来」,罗阳说着又转头向丁伟说「丁哥,你们先玩着,我先走了」  「再玩一会一块走吧」丁伟起身伸手和罗阳握手,「让你破费,真不好意思」  「别客气,表哥好不容易来一趟,应该的,那你们先玩着,我先走了」罗阳说完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脸蛋,然后转头又对刘刚陈露说「一定陪好啊」就出了房间。  而我此时心里……无法形容  当服务员把酒送进来时,尴尬的气氛终于有所缓解,男人们一杯一杯的喝着,时不时的狼嚎一首,而我却像他们说好一样,孤立在一边,不是不想唱,也不是不喜欢唱,只是唱歌是我的硬伤……  终于,丁伟不知道第几次在卫生间回来之后,倒在了沙发上,气氛再次陷入了尴尬中。  「嫂子,问你个问题」刘刚醉醺醺的坐到我身边,他才一米六五,还没我高,所以看着像个小孩,他也确实比我小两岁。  「别叫嫂子,真别扭。」  「好,那我叫你姐,行吧?姐,我问你个问题,但你不能生气啊」刘刚笑嘻嘻的对我说,因为有点喝多了,所以他的上半身几乎都靠在了我的身上。  「问吧,你这么重,别倚我身上」我往外推了推他,死沉死沉的,推不动。  「那我问啦,你不能生气啊,嘿嘿」刘刚郑重的起身,看了一眼陈露,然后又转头看向我。  …………  「二哥,我说不出口」刘刚憋了半天,最后还是痛苦的转头看向陈露。  「笨死了,我来」陈露一副瞧不起的样子,然后拿了一瓶啤酒仰头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那个,婉儿,恩,那个,你」  「呵呵」看着陈露支支吾吾的样子,突然觉得他特别可爱。  「我想和你打个赌,两瓶啤酒,你敢吗?」也许是觉得我在嘲笑他,陈露涨红的脸大声说道。  「我都不知道赌什么?」  「二哥说你没穿内裤,你要是穿了,我们一人连喝两瓶,你要没穿,你喝」也许是陈露给了刘刚勇气吧。  「讨厌啊,干嘛和你们赌这个?」我笑着,突然觉得自己的语调有点……浪  「其实是我们俩打赌的,刚才吃饭时二哥说你没穿内裤,我今儿没带眼镜没看清,所以刚才我俩打赌,谁要是输了就喝两瓶啤酒」刘刚老实的说道,脸红红的。  「你俩打赌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可是罗阳女朋友,你们这样不怕他知道了打你们?」我眨着眼睛看着他俩。  「……」  「我们是替罗阳检查女朋友的生活作风问题」  「晕,不行」  「……」  「不行」  「不行」  「姐,求求你了,我就是想看看」刘刚见我一直拒绝,突然又靠在我的身上,耍起了无赖。  「对啊,求求你了」陈露见刘刚的动作,也顺势坐在了我的旁边,但陈露没有刘刚那么老实,他把手直接放在了我的腿上的裙摆上,像是无意的,却是一点一点的将裙摆上提,虽然不是超短裙,但由于是坐着的原因,裙摆本身就在大腿中间部位,稍微一提,两腿之间和裙子马上就呈现出了一个很明显的三角区域。  酒壮怂人胆,刘刚这么一个破小孩看到这个黑色的神秘区域立刻将手抓了进去,我本来就被他俩挤着,双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让他得逞了。  「啊,讨厌,我哥在呢!」突然下面被刘刚摸了一下,但我还是惊呼了一声,看向了丁伟的方向,只是这时让我鄙夷的是,这家伙因为刚才一直没人注意他,他爬在沙发上,笑嘻嘻的像看好戏一样的看着我们这边。  「哦」陈露和刘刚突然也想起来了,惊醒的回头看向丁伟,这个时候丁伟已经又将头埋在了双臂之中,鄙视!  「这是什么?」刘刚皱着眉将右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湿啊」  「你是个白痴吗?」陈露白了刘刚一眼,转头在桌子上拿了一瓶啤酒仰头喝了起来。  「赢了你干嘛喝?」刘刚看着陈露,「没穿,我摸到了」  「你懂个屁啊」陈露转头看了丁伟一眼,又转头看向我,一副不要脸的笑嘻嘻的模样「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陈露挺帅的,和罗阳不一样,他的这种帅棱角分明,也很招女孩子喜欢,因为罗阳的关系,我总是觉得练体育在这方面的都像罗阳一样,可陈露不是,后来才听罗阳说,陈露经常会出入校外的一些娱乐场所,经常换女朋友,而且藕断丝连。  回去的路上,刘刚想坐在后排挨着我,但被陈露阻止了,只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我依旧是坐在中间,在丁伟和陈露中间,只是坐下的时候,陈露不动声色的将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下面。  「恩~ 」粗糙的手掌,从ktv里被刘刚摸到之后,我的心里一直痒痒的,我突然想起了那次在ktv给岩过生日,那次是三哥和丁伟,只是这两个人完全是两个老流氓,比陈露和刘刚都要直接,但我还是以为接下来在ktv会发生些什么,一直在期待着,可是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现在陈露突然把手贴在了我的下面,一下子让我一直处于憋憋的身体有了一丝解放。  虽然声音很小,但对于距离我这么近的陈露来说依然听到了,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就像是鼓励一样,本来平摊的手掌一下子变得有点咯,而与此一起变化的是,他的中指在悄悄的向蜜豆的位置伸去。  「有人」我轻轻的说了一句  「一直有人」这家伙~ 真贱  好久没有这种体验了……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尽量不要发生什么声音。  到达丁伟住的酒店时,身体不争气的到了两次,第二次时还是没能忍住,还叫出了声音,最后在出租车好奇的眼神中,他们两个把丁伟架进了酒店。  「你表哥挺有钱啊」丁伟虽然身材中等,但还是费了半天劲,他们俩人才把丁伟放到了卧房中的床上,打量着这个豪华套间,陈露暧昧的把手放到了我的腰上。  「你俩快回去吧,我今晚在这住了」看到他俩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想走」陈露放在我腰上的手一用力,把我抱在了怀里,用他满是酒味的嘴将我的嘴堵住,而刘刚已经看傻了,他没想到陈露竟然这么大胆。  「别闹,快走吧」我用力的挣脱者,但使不上力气。  「摸都摸了」陈露说着将手向下一探,将我的裙子撩了起来,半个屁股一下就出现在了刘刚眼前。  「别闹,快走,我哥一会醒了怎么办?」  「我倒是无所谓,可他怎么办?!」看我还是不同意,陈露松开手,醉醺醺的倚在墙上,冲着刘刚眨了眨眼睛,刘刚已经傻掉了。「我觉得你得把刘刚的嘴堵住,要是他在罗阳跟前胡说八道,你可就惨了」  「你也惨了,哼!」我心里笑了一下,然后走到刘刚跟前「跟我去卫生间」  当刘刚缓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门反锁了。  「姐,这个……」  「别说话,吻我,呃~ 」刘刚没有等我把我说完,就把嘴贴在了我的嘴上,双手也在我背后乱摸,毫无技术。  这一刻我有点迷乱,我突然想到了岩的第一次,也是这么莽撞。  但是,当刘刚和陈露走的时候,陈露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嘲笑刘刚这个处男竟然什么都没做就射了。  我也突然笑了,刚才当刘刚把jj拿出来时,还好好的,可是我刚刚握住,就感受到了他jj的一阵一阵的跳动,结果……在他的尴尬面前,我只能温柔的用温水和纸巾帮他擦拭干净,像极了一个温柔的姐姐。  ******************************************************************  「我赢了?」丁伟斜靠着卧室的门边,坏坏的看着我。  「恩」但一个恩字里却代表着很多含义。  「送给失败者的礼物」一个精美的手提袋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他的手里。  「谢谢」  「打开看看,喜欢的话,就试试」  手提袋里是一个被黑色塑料袋包裹的盒子,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包臀连衣裙。  我没穿过这种裙子,太性感,也太成熟。  「在房间里换,穿什么胸罩啊,脱了吧」当我从卧室换好之后,刚看到他有点惊艳的眼神还有点美滋滋的,紧接着又对他射去了白眼。  「漂亮,性感,风骚,岩的眼光不错哦」丁伟走到我的身边,伸手摸着我的屁屁。  「他买的?回来了?」一听到岩,心里一紧。  「没有,邮寄过来的,他给你要地址,你又不给,他就邮寄给我了,让我转交给你」丁伟说着又在他的旅行箱里拿出了一个鞋盒「不过,这是我给你买的,一起穿上看看」  「把袜子也穿上啊,重点是袜子」我刚要穿鞋,被他已提醒,才看到盒子底下还躺着一双黑色丝袜。  「你们买这些,我也没法在学校穿啊」  「谁让你在学校穿呢」丁伟坏笑着说,走向门口「走吧,没吃饱,再出去吃点」  「啊?你等啊,我穿内衣?」  「穿什么啊,一会就回来了,给你我外套吧」。  「这么暖和,为什么穿外套呢?」小声的嘀咕着,接过了外套,只是……  在马路边打车时,他又把外套要了回去,其实一点都不冷。  「我去前面打车」正当我想着为什么不坐酒店门口的出租车时,丁伟说着向旁边走了过去,和我间隔了有十几米的距离。  已经快11点半了,这个酒店离我们学校不远,但也不属于繁华街道,街上虽然车很多,出租车却很少。  就这样,一辆一辆的汽车经过,过了一会,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远处的汽车到了我跟前的时候,车速明显缓慢,然后又加速驶离,甚至有个奥迪车停下问我搭不搭车……在我拒绝后加速驶离,虽然我知道自己没穿内衣,但我仍然奇怪。  终于来了一辆出租车,但当我准备上车时,丁伟却让我坐在了副驾驶座位。  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脸上脏脏的,看着很疲惫的样子。  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搭载穿着短裙的女性时,如果女乘客做后排,这些司机会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看一眼,其实他并不是看女乘客是否坐下,是否把门关好,其实是为了看裙底,我也是后来听一个出租车司机说的,他们甚至会讨论哪天拉了一个漂亮的女乘客,穿的什么内裤等等。  「去xx街」丁伟说了一声,司机才回过神来,启动车子。  因为没有穿内衣,所以我的手下意识的护着胸前,但坐下才发现,因为是包臀裙,裙摆本来就很短,坐下之后甚至快提到了大腿根部,丝袜的根部已经露出来了,再稍微往上一点岂不?  所以我不得不将一只手拉住裙摆往前拽着,不至于把毛毛露出来,但我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一直忽略的问题。  这件裙子是修身款,穿着很舒服,但我忽略了一点,就因为是修身款,所以弹性很好,当我穿上后,材质因为拉伸反而变薄,当我低头看我拉撤的裙摆时,我发现每当有路灯的地方,我都能很清晰的看到裙摆下的丝袜边,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刚才在路边的时候,我是面对来车的,也就是说,所有的车灯都是对着我的,那……怪不得那些车都会在我身边会减速一下,好丢脸啊!  「……」我回头看向丁伟,发现丁伟色眯眯的看着我,一脸坏笑,「上当了」  当出租车到达目的地时,我突然发现我根本没来过这里,也没注意这是哪里,丁伟拿了张一百的纸币给了师傅就下车了,留我自己在车里等师傅找零钱。  「姑娘做小姐的吧?」晕……拿着钱我快速的下了车。  对话文,不是强项哦~ 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