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揉乳就是我的正义!】(01)(第三章)【作者:kkmanlg】      点击:加载中
字数:106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SPY DOG  这是根据公主殿下要求完全呈现出来的房间,粉红色床铺,床单是天空蓝,椅子和书架都是粉红色的。  这个以粉红色为基调的房间,一名外表相当裸露、身穿性感女警官制服的少女,伸手抚摸着机械狗。  「在发现强敌之前要重複潜入,真是白费功夫呢……虽然大家都说没有发现入口,但我已经找到了呢……?」  机械狗瞇起眼睛。  「SPYDOG酱,要好好侵入仔细调查喔。」  机械狗发出咕咕叫声。  「那么,出发吧。」  启动光学迷彩后,看不到机械狗的身影,只有听到关门的声音。  少女打开笔记型电脑,上面放出机械狗装备的摄影机影像。  「那么,慢慢期待啰?」  艾森娜赫在队长室里面淋浴,她把眼镜卸下,全身淋着相当舒服的热水。  (28号啊……)  艾森娜赫想起那张还是高中生的年轻外表。  昨天他能丢中标靶,肯定只是好运吧。人偶尔会受到幸运眷顾,昨天只是刚好可怜那个孩子吧。  DEMONIA救星团,基本人手不太够,战斗员受伤的话,就会让奉仕局成员以递补形式升格。但是,战斗员失格加上受伤,导致始终无法补满人手。听说拉拢部队正在寻找优秀人才,没想到竟然连高中生都拉进来了。  不过,艾森娜赫并不会因为这点就同情他。要加入DEMONIA救星团的话,就必须做好觉悟。一旦加入之后,就得先担任奉仕局成员负责打杂才行。  即使如此──艾森娜赫还是想起昨天的快感。  让那孩子揉乳实在相当舒服,而且还发现自己的凹陷乳头,用手指加以挑逗。人类之手,跟DEMONIA星的手截然不同。虽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但很少会出现这种让她舒服到不行的手。那孩子说不定就拥有这种手。  让那孩子成为揉胸男如何呢?艾森娜赫想着。但是,他太年轻了,一旦让他当上揉胸男,可能会就此变得骄傲的。  揉胸男得同时是战斗员才行,艾森娜赫想着,如果只是想让他揉自己胸部的话,只要把他叫过来就行了。  萨蒙特?安洁莉特那群人,正不断尝试侵入这座基地,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两个人,简直像是在推估这座基地有多少战力似的。  现在的话,艾森娜赫仍然静观其变,採取不是自己出击,而是由其他人出击的策略。  目前所能掌握到的情报,就是安洁莉特总共有三人,三人姓名分别是粉红警官、萝丝史考拉、布鲁克乔姆,三人都擅长使用远距离攻击的武器。  三人开始出没的时间点,是在半年前,一开始只有一人,中途变成两人,最后则是三人,不晓得会不会变成四人。  贝鲁萨莉亚长官比起自己亲自出击,更希望让敌人大意,在此消灭敌人,希望能够击败至少两人以上的萨蒙特?安洁莉特。为了达到这一点,除了优秀暗黑骑士外,同时也需要优秀战斗员。但是,DEMONIA星球能够派出的人手有限,只能设法从地球人当中找出合适人选。  艾森娜赫停止淋浴,走出房间,用毛巾擦拭美妙的半球形乳房。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三点半,差不多是那孩子过来的时间了,他四点必须开始进行地下工厂的作业,等到结束之后,要不要叫他过来呢?  但是,有些害羞啊!把那孩子叫过来的话,巴拉卡他们肯定又会啰哩八唆的,要不要自己偷偷过去叫他呢……?  庸抵达乳云寺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他从GrosBarrire国际学院,骑脚踏车一路冲来这里。  基地的秘密入口,是在深山的寺庙里面。地板打扫相当乾净,感觉随时都有人过来参拜似的。庸把打扫用具仓库的角落墙壁翻转过去,走向里面的世界──进入基地。  搭乘光学迷彩电梯往下移动,打开大门,走过漫长的地下通道,在T字路口往右拐弯。准备进入更衣室时,看到一位手拿假面走路大摇大摆的战斗员,对方也看到了庸,喊出声音。  那个想让人抱怨的胖胖战斗员──就是同一个班上的猪头,他手上拿着标记Z字的假面。  「原来……你是战斗员啊。」  「现在才知道啊,垃圾。」  猪头态度嚣张。  「老子可是比你高等,之后会好好使唤你的。」  庸当作没听到,走进更衣室。换好衣服之后离开更衣室,放着『打扫中』的看板,进入游泳池。今天也没看到29号,登记栏位上也没签到。  庸再次自己一人打扫泳池,很快就流汗了。  「哟,很努力啊。」  战斗员Z猪头挂着冷淡表情过来,手上拿着冰棒。  「喔,把泳池弄髒了。」  入口被猪头踏过之后,留下黑色足迹,他就这样走在泳池边。庸用拖把擦拭脚印。  「喂,这里也髒了。」  猪头再次刻意踩着,庸用拖把擦过,然后响起某个声音。  冰棒掉下去了。  「喔喔,手滑了。」  猪头脸上挂着奸笑,用鞋子踩过冰棒。  「不好好弄乾净的话,可是会被骂的喔……」  猪头这么说后开心笑着,庸当作没听到,用拖把擦拭,接着把冰棒棍子丢进垃圾桶。  等庸发现到时,猪头已经消失了,看庸没有反应就走了吧。  庸看向手錶,还没到四点,他拿起打扫中的看板走出泳池,走到娱乐间,听到飞镖扔掷的声音。  (已经过来了?)  庸看到打扫轮值版,上面有了印章,应该是29号打扫的吧。庸把打扫工具放好,朝地下通道快速走过去。  地下工厂跟居住区有点距离,走在コ字型的通道上,离开各个战斗小队的休息室。接着通过萨蒙特?安洁莉特侵入时的蜿蜒通道,才终於抵达地下工厂。  LED灯照亮了地下工厂。四排工作台并列一起,看向每张工作台旁边,都有三名战斗员手拿竹刀站着。战斗员X、Y、Z──猪头也负责监督工作。  (啧,碰到最烂的监督人员。)  庸他们按照顺序进入工作台,庸右边是巨乳27号,左边是爆乳29号。  所有人就位之后,战斗员X拿起今天的新样品高声喊着。  那是拘束球之类的东西。只要能砸中目标的话,就能把对方双手捆住的武器。  「听好,仔细看了!」  战斗员X喊着,像是把战斗员Y当作目标似的,拉开几公尺距离。战斗员X朝战斗员Y丢出拘束球。球砸中那瞬间,战斗员Y被绑住双手吊在天花板上,周围传出『喔喔……』的佩服声音。  「就如你们所知,萨蒙特?安洁莉特的弱点就是胸部,只要能够绑住她们,进而搓揉胸部的话,就算是你们也能打倒她们的。」  所以,这种武器是专门为了你们设计出来的。  战斗员Y放下来之后,跟着是投影布幕降下来,播放拘束球的制作方法。  三十分钟影片播放结束后,就是开始制作。总共有数十个零件,依照顺序组合一起,最后一一口气组成拘束球。  每张工作台,都有三人一组的战斗员负责巡视。庸注意到时,战斗员Z──那个猪头,停在29号的斜后方,那种角度肯定是乐着观赏29号的爆乳吧。  庸很快组装好一个拘束球,放进写有『完成』字样的箱子。猪头哼了一声,把完成品拿在手上,大摇大摆走着,朝人形标靶丢去,拘束球命中同时,标靶双手遭到捆绑高高举起。  「完成。」  猪头用不爽语气说着。  庸把第二个完成品放进箱子,做完第三个后,他看向身边的29号,她还在跟最后阶段奋斗,想把拘束球零件合起来,却似乎卡住了,只要把最后两个半球形零件组合就好,却始终无法完成。  「还有谁无法完成啊!?落单的傢伙,小心竹刀伺候啊!」  野猪再次靠近,一个一个确认写有『完成』字样的箱子,庸这边也放有两颗写上『检查完毕』的拘束球,29号则是一颗都没有。  29号发现战斗员看着自己,有点焦急了。  「还做不好吗!」  后面突然传出后吼声。竹刀挥动,女性奉仕局成员发出惨叫。29号身体也震了一下。  「还有谁做不出来的?」  战斗员X慢慢走近,庸身边的29号,急得想要硬把两个半球体零件接上。  (糟了,这样会弄破的。)  「还有谁想被竹刀招呼的?还是说,揉胸部比较好啊?」  猪头声音渐渐靠近。这样下去的话,29号肯定会被揉胸部的。29号的工作台上放着零件,想靠体重一口气把球体接上。  庸沉默不语,偷偷把一颗完成的拘束球放过去。  29号那瞬间愣住了。  「快点。」  庸看着正面窃窃私语。  「放到『完成』箱子里面。」  庸把29号工作台上还没完成的拘束球零件拿过来,29号愣了一下,连忙把庸做好的拘束球放进『完成』箱子里。之后猪头很快就靠了过来,拿起拘束球,朝人形标靶扔过去,拘束球完美张开绑住标靶。  「完成。」  猪头不爽说着,然后走进隔壁桌,29号在庸旁边叹了口气。  庸把从29号桌上拿到的未完成品拆开。  打开一看后,里面组合方式乱套了,绳索和应该摺叠的零件,全部都硬塞进去,这样无法成功做好的。  「我把泳池扫乾净了。」  庸边拆边说着。  「这样啊。」  29号兴致缺缺地回答。29号开始组合第二颗拘束球。29号偷偷看着庸拆开拘束球,自己动作也乱了。  「你应该更仔细一点组合比较好喔。」  「又没关系。」  「这样还是会失败喔,仔细看好。」  庸把整颗球拆开,从头组装。  「最开始是这个。」  庸指示每个零件的组合顺序,29号依照他说的话,从头开始组装。  「下一个是这个。」  29号跟着。  「接着,把绳索像这样子折好放进去。」  29号仔细折好绳索。  「不对,是这样。」  庸再次从折叠绳索的阶段开始,接着拿起下一个零件。  「最好不要加速,应该摺叠的部份就要仔细一点,否则会全部乱掉。」  说明之后,继续动作组装。  最后,是把两个半球形零件组合,29号的拘束球,这次组装成功了。  拘束球响起关闭声音,29号眼睛不断睁着,看来她自己也是对过程感到不可思议吧。  她把拘束球放进箱子,接着战斗员X拿起来试丢,人形标靶双手遭到捆绑高高举起。  「合格。」  离开地下工厂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战斗员们目前应该正在休息室里,品嚐厨师料理的晚餐吧。奉仕局成员们,则是只能在休息室吃自己带来的便当。  (啊,忘了带便当来。)  庸忘记先去便利商店买吃的。修道生宿舍用餐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八点。今天似乎也有同伴饿肚子。  29号比庸先一步离开,虽然两人是同组,交情却没有多好。庸加入DEMONIA救星团是在一个礼拜前,29号加入也是一个礼拜前。少女很讨厌奉仕局的工作,不过她却乖乖继续从事,应该有什么理由吧。  庸回到休息室后,广播刚好响了起来。  「巴拉卡长官要一杯哥伦比亚咖啡,指定28号和29号端过去,其他人端来的话,会直接打翻。」  通讯粗暴切断,庸和先抵达休息室的29号面对面。  这个要求很普通,但很少会指定特定对象的。  问题就是提出要求的人,巴拉卡──昨天对29号搭讪的暗黑骑士,那个巨人对29号相当执着。  庸在休息室里面研磨咖啡豆,利用滤纸沖泡咖啡,当他家还是咖啡厅时,这是每天都要做的。  庸老家是手沖咖啡厅,是老爸和老妈经营的,庸曾经在柜台帮忙好一段时间,当然,他自己也有泡过咖啡,虽然老爸常常不在,却是一段很幸福的时光。  但是,生意并不能说很好,因为纯蓝山咖啡,价格根本不可能压到千圆以下。加上懂得品嚐咖啡的风雅客人,乡下地方没有多少,对一般人来说,应该认为便宜货咖啡更好吧,一杯千圆咖啡太贵了。因为咖啡豆相当优良,所以老爸坚持不卖蛋糕在内的食物,这让经营情况更加惨淡。无法用餐的咖啡厅……就是这么回事。  「小心一点啊。」  前辈们好心提醒。  巴拉卡坐在牛皮沙发上,让两名黑发美女服侍自己,双手搓揉她们乳房。旁边则站着战斗员Z──那个猪头。猪头属於巴拉卡小队。  桌上陈列着中国制茶具,墙壁挂着绘有蔷薇花的巨大画作,老实说,跟巴拉卡根本不搭。离沙发一点距离的地方,钉着一个飞镖盘,飞镖也插在上面。  地板放置一张虎皮,每一样装饰品都很豪华,但都是有强烈存在感的东西,很难说有什么品味,就跟他本人的粗暴个性一样。  战斗队的休息室,位在厨房和队长室两个地方上面。打开门很快就能进入厨房,里面放有沙发和电视,是专属於战斗员的宽广地方。最里面的门则是队长室──暗黑骑士的个人房间。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感觉像是用来策划阴谋的地点。  「28号报告。」  「29号报告。」  两人低下头。  「等等,29号,既然都来了,就喝杯咖啡吧。」  巴拉卡对29号献殷勤,而且视线充满欲望。  「这种台词可以免了。」  29号直接回绝。  「混帐!你这样还算是奉仕局员吗!」  巴拉卡用力拍桌站起身来。  「奉仕局员太过嚣张的话,就会当场杀了你也没关系啊?」  「你的对象认错人了吧?你要杀的应该是萨蒙特?安洁莉特吧?」  巴拉卡突然扔出飞镖,越过庸的耳际刺到门上。  (好险……!)  29号手指轻轻卷动金色头发。  「这么沉不住气,有办法赢过萨蒙特?安洁莉特吗?」  「住口!」  巴拉卡怒吼。  「还想说跟你们好好聊聊的!还是算了!直接杀了你们!」  (什么……!)  庸看着29号。  29号就像王侯贵族那般冷静看着对手,但是,庸可没有这种气度,因为是29号嚣张说出这些话的,应该也是29号受到处罚才对,要两人都一起杀,别开玩笑了!  「你可没说话的余地。」  巴拉卡看穿庸的想法。  「你这傢伙,昨天对本大爷好像有很多意见啊。」  没话说了。  巴拉卡记得一清二楚,作为上司就是最恶劣的一种。  「现在我就折断你的脖子!」  巴拉卡踏出一步,庸往后退。  难得想说昨天是幸运日,今天却要结束性命了。昨天揉到艾森纳赫长官的乳房,看来已经把运气全部用光了。  「巴拉卡长官。」  猪头在巴拉卡耳边细声提议。  「住口,别想阻止我──」  「这样做如何呢?什么事都需要一点娱乐啊。」  猪头像是说了什么,巴拉卡突然笑了出来。  「你脑筋不错啊。」  「因为之后可能会被贝鲁萨莉亚长官责骂啊。」  巴拉卡奸笑着,然后命令猪头,猪头朝庸丢出南无球,虽然29号漂亮接住了,庸却吓到跌倒。那不是练习用球,而是真正的南无球,球掉下去之后,把地面染成彩色。  「那个……请问要做什么?」  「从这里把球丢向飞镖靶,一人只有一球,如果两人都没丢中,就扭断你们的脖子。」  「这根本不可能!」  庸下意识喊了出来。  庸在南无球的练习中,总是丢不到目标,现在却要用这一球,决定自己的人生。  「那么,想现在死吗?老子可是特地给无礼的你们一个机会啊。」  巴拉卡狠狠瞪着。  啊。  不行了,那种眼神摆明根本不听人劝,就跟那些来讨债的人一模一样,猪头也是笑得很阴险。但是。  「我不接受这个命令。」  29号回话。  「想立刻去另外一个世界嘛!!」  巴拉卡站起身来。  这个身高将近两公尺的巨人,头简直快顶到天花板了。人类应该没这么粗壮吧,除了肌肉还是肌肉,血管往外突出,是相当凶恶的肉体。  29号此时才有点害怕,因为巴拉卡眼神透出杀气了。  「你们要老子怎样啊?现在立刻扭断你们脖子?要拉出内脏也可以啊?」  29号咬着嘴唇,她打从内心不想听从这种野蛮命令。  「打中就可以了吧。」  29号瞪了回去,往前踏出一步,紧握住南无球,直直看向目标,标靶距离大概五公尺。  29号朝标靶丢出南无球,南无球画出抛物线轨迹──  「骗人!?」  29号不自觉喊出声,庸也喊了出来。  标靶右上角的墙壁,染成漂亮彩色,色彩纷飞四散。昨天29号没有丢失任何一球,这次却丢到右上角了。  「往死期走近了啊。」  巴拉卡笑得相当开心,29号苍白着脸拜託。  「让我再试一球──」  「说过一人只有一球了!」  「但是──」  「要我立刻杀了你吗!!」  「因为,如果你现在杀了我们,就无法继续当干部了。」  巴拉卡高高举起手。  (29号会被杀的……!)  庸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出现动作,他挡在29号前方。  「换我丢球了。」  巴拉卡手停在庸的前方。如果他没走出来,29号肯定就被杀了。  巴拉卡看着庸。  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有胆量啊!看来得对他重新评价。  「没丢到的话,我就立刻扭断你们的脖子。」  巴拉卡把手收回去。庸相当紧张。  过了一关又出现一关──不,状况根本就没有改变。结果或许还是得跟29号一起死了。  为何自己会出来袒护29号?是因为刚刚教导她组装拘束球吗?因为她是自己队友?  现在不管怎样都行。  现在庸剩下的机会,就只有一颗南无球。一旦错失目标,庸人生就到此为止。  打中就继续活着,没打中就是结束人生。  我还不能死啊!  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了。  这个叫做浊川庸的男生,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因为老爸欠了一大笔债,所以无法上学,但是,自己突然选择成为修道生上学,入学之后,有了一个美女主人。这样算起来还是幸运的吧?还是不幸呢?很难明白。  「快点丢!」  巴拉卡大声喊道,如果在这里放弃,丢球之前就会先被杀了。  可恶!  给我安静点,巨人!  庸脑中诅咒着,在此踏上生死一线。  庸握住南无球,往前踏出一步,猪头还是一样冷笑,看着那个笑容,庸立刻发现刚刚猪头跟巴拉卡说了些什么。  肯定是猪头建议巴拉卡让他们丢南无球的,反正28号一定会失误的。一旦两人都失误的话,先杀了28号,29号假如请求饶命,就可以揉她的胸部了。  猪头从国中时期就很擅长玩弄小聪明,看那种奸笑,绝对是他的主意。  旁边则是29号用不安表情看着自己。想必也是认为28号一定会失手吧。  (此时打中目标的话,就成为英雄了。)  庸出现没必要的妄想。昨天隔了三十公尺,还能打中标靶,所以十公尺不会说很远。  庸下定决心投出南无球,球画出一道大型抛物线轨迹。  (命、命中了吗!?)  才刚这么想,南无球就迅速落下,接着加速坠落。  (糟了!)  庸暗叫不妙,同时球离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就掉下来了。  (呀……!失误了!)  死亡文字在脑海里盘旋。  死亡旗标成立,自己和29号都得死了。  「真差劲啊,你们都确定判处死刑。」  巴拉卡站起身来。  巨人看着两人。  「受死吧!」  粗壮手腕朝庸伸过去。  (死了……!)  庸闭上双眼,但是──为什么,没被抓住脖子?  (该不会,先挑29号?)  「啊啊!」  听见战斗员的声音,庸张开眼睛,巴拉卡也是张大嘴巴看着,29号之后才发出声音。  (怎么……!)  庸看过去后,也说不出话来了。  南无球丢偏了,彩色墨水四处泼散,但是,突然出现别种东西──浮现藏在那里的影子。外表像是狗的身影,被南无球墨水泼到之后,体型浮现上来。  「SPYDOG!那是光学迷彩啊!」  在巴拉卡冲过去之前,SPYDOG就先撞破门逃走。  「追!」  战斗员追上去,庸和29号也跟着,秘密基地的通道,留有几点红色动物足迹,那是SPYDOG的足迹。  「你们也拿着!」  战斗员把南无球交给庸和29号,已经看不到SPYDOG了。  庸拿着球看向左右。  此时突然听到像是狗叫的声音,庸回头过去发现后,SPYDOG前脚就袭击过来。  SPYDOG就躲在附近,直接袭击庸。  庸把脸上的面罩拿掉,脸跑出来之后,29号喊出声音。  眼前出现闪光。  「可恶!」  SPYDOG背对庸逃走,庸立刻丢出南无球,球彷彿雷射光那样直线前进──打中了SPYDOG。  (打、打中了!?)  碎片四散,SPYDOG掉在地上,战斗员接着朝SPYDOG跑过去。  庸朝SPYDOG走近,SPYDOG里面的零件跑出来,外型也出现许多凹洞,感觉像是快要故障的电子产品。  「做得好啊,28号!」  战斗员朝愣过去的庸开口说道。  「面罩被抓破了吗?」  「啊?是、是的。」  「准备新的面罩吧。」  战斗员拍着庸的肩膀。  「立下大功啊!一球就打中SPYDOG,你应该够格成为战斗员了吧?」  战斗员们开心笑着。  「好了,快点准备面罩吧,脸都花掉了。」  庸敬礼后告退。  感觉还有点兴奋,像是在作梦。看到SPYDOG那一刻,让脑袋热血沸腾,下意识就丢出南无球了。  「你……」  29号和他视线对上,脸庞明显浮现惊讶表情。  「打中目标了啊。」  「浊川庸……」  庸身体僵住了。  29号听到猪头说的话?  不,猪头应该不可能对29号泄漏自己身份。  「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  29号刚要开口,又立刻闭上嘴巴,那双美丽蓝色眼珠,似乎正在寻找词彙吧。庸看着那双眼珠,以及金色头发,视线瞄向火箭形乳房。  他愣住了。  同样一对胸部,他在学校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该不会……你是克萝莉榭!?」  29号咬住嘴唇一直盯着庸。  「是吗?」  29号没有回答。庸有种想把29号脸上蝴蝶眼镜拿掉的冲动。  「你是克萝莉榭吧?」  「问别人的真实名字,很失礼喔。」  29号像是逃走那般跑向休息室,虽然庸想从后面追上去,却又直接感觉到,不管是金发碧眼的特徵,还是说话语气,而且最重要证据是那对火箭状乳房。  (但是,为什么她会……?)  庸和29号的一举一动,有位眼镜巨乳暗黑骑士正在窥视着……  在医务室简单消毒治疗之后,庸换上新的面罩,回到地下通道,走近巴拉卡房间,干部专用的出入口。  破坏掉SPYDOG的那条通道上,还留有几名战斗员,以及两名暗黑骑士,是巴拉卡和艾森纳赫。  「问题是从哪个入口侵入的。」  听到艾森纳赫的声音。  「可恶!我要打垮那些傢伙!」  巴拉卡接着说道。  庸走过两人身边,看向那个猪头,就算隔着面罩,也能察觉他那不甘心的表情。  庸走在通往休息室的地下通道,听到同伴声音渐渐传来。  走进休息室。  「喔!来了!」  「做得好啊,28号!」  他们像是迎接破关英雄那样鼓掌,同伴们聚集到庸的身边,开心笑着拍打庸的脑袋。  「你这个年轻人做得不错嘛!」  「立下大功了!肯定会有奖赏!」  同伴们高兴说道。  「来,你今天就是主角了,请用吧。」  资格最老之人,让庸坐在沙发上的最好位置,很快就有女性奉仕局成员沖泡红茶送上来了。  「上面那些长官应该会当成秘密吧?因为被敌人闯入,可是很丢脸的。没想到你能一球打倒SPYDOG啊,一定会有相当棒的奖赏。」  总是只有干部能够享用的饼乾,都摆在庸的面前,很久没吃到饼乾了啊。  庸看了房间一圈,没有队友29号。  「28号在吗?」  战斗员出现在休息室。  「这是奖赏。」  战斗员把奖赏放在庸手上后就离开了。奉仕局成员们静悄悄的,一起看向庸的手掌。  那是七片里面已经吃掉四片的口香糖。  「别开玩笑了,混帐!」  2号大声怒吼。  「SPYDOG只值三片口香糖!?别小看奉仕局了!」  「巴拉卡那群垃圾!他们到底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同伴们一起大骂着,出现大骚动,有几个人甚至冲出休息室,看来应该是直接找上巴拉卡理论吧。  「大家都知道啊。」  庸把口香糖放在桌上走出房间。  老实说,这让他相当心寒。奉仕局成员立下干部等级功劳,想说肯定会有奖赏的,结果是吃剩的口香糖……这简直像是打发小孩子吧。不过如果没发现SPYDOG的话,自己或许就会死在当下,把这想成小命得救的代价,就能好过一点。  奉仕局成员,是DEMONIA救星团最底层,对那些干部来说,只是一群杂碎而已吧。  庸看着时钟,今天工作时间结束了。  最后还是无法确认克萝莉榭的真面目,庸这么想着,休息室也没看到她,或许是害怕自己追问吧。  庸走向更衣室,看到一名身体靠在墙上的爆乳少女,女仆服里面的胸部,像是火箭那般高高挺起。  她是29号?克萝莉榭。虽然一样用蝴蝶眼镜遮住脸,但肯定没错。  「奖赏好像很不错呢。」  「那些老兵气炸了啊。」  「你自己也很庆幸吧,没打中标靶的南无球,墨水泼开来之后,刚好洒到SPYDOG身上,然后你刚好用南无球打中了SPYDOG。」  「或许我运气用光了吧。」  「你既然发现我的真面目,就不能放你这样直接去学校了。」  「你果然是克萝莉榭啊。」  克萝莉榭沉默了,既然她是本人的话,就没必要胁迫,能够胁迫的,只有克萝莉榭本人。  「最好多注意一下那个猪头。」  「猪头?」  「战斗员Z,他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如果被他发现,不知道他会做些什么。他特地用一双髒脚走到泳池,又故意让冰棒掉到地上。」  「他做到这种程度?」  庸微笑着,克萝莉榭皱起眉头。  「你是在笑吗?」  「因为,那很幼稚啊。」  克萝莉榭一直盯着庸看,眼神像是在打探什么。  「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担任奉仕局成员?」  「因为我必须负责还钱啊。」  「这样的话,也没必要成为修道生吧。」  「因为我老爸消失了。」  克萝莉榭沉默了。  「为什么特别生要来当奉仕局成员?」  「跟你没关系吧?」  「如果再跟巴拉卡起冲突的话,下次或许就死定了。」  「那种野蛮人,真是烂透了。」  「虽然我也认为差劲透顶,但不好应付啊,真要吵架的话,也应该挑一下对手。」  「我讨厌对女性说教的人喔。」  「如果不告诉你,下次可能就会被杀了?之后如果再惹他生气,我们肯定会一起看见别的世界。」  克萝莉榭没有回答。  「那么,我要回去了。」  当庸打算走过克萝莉榭身边时。  「等等。」  克萝莉榭叫住他,一直看着庸。  「闭上眼睛。」  突然开口命令。  (闭上眼睛?该不会是、KISS?)  庸不由自主妄想。  「快点。」  「你想做什么事?」  「好啦,快点闭上眼睛,你不是修道生吗?」  庸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睛。  邪恶组织里面,并没有区分特别生和修道生,但对方毕竟属於上流阶级,庸这么想着。既然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只能乖乖听话。  当庸这么想着时。  突然闻到甘甜香水味,双手环过庸的背脊,接着一对火箭状乳房挤到他胸口上,柔软身体和庸紧贴在一起。  庸惊讶地睁大双眼。  出现意料之外的发展。克萝莉榭拥抱了庸,紧绷又有弹性的炮弹,直接压在庸胸口上。  (呜哇……!胸、胸部……!)  身体下意识快跳起来了。  让人意乱神迷的美妙触感,娇嫩无比的一对肉弹,像是刻意彰显自我存在感那样,刺激庸的胸口,这是相当丰满的弹性肉球。庸身体紧紧贴住一对火箭状乳房。  (超、超、超爽的……!)  脑袋热血沸腾。  什么罩杯?  心脏跳动过於快速,无法分辨出来,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这对胸部可能比秋元里奈更大!  「这是帮我组装拘束球的谢礼。」  克萝莉榭这么说着,环抱庸身体的双手更用力了。充满弹性的乳房,在庸的胸口上摊了开来,当克萝莉榭用力抱紧时,乳房就像是生出同等弹力把庸推回去。美妙至极的乳压。  (勃起了……!)  「谢谢。」  克萝莉榭最后一次把胸部靠上去后,走向女性专用更衣室。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