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声明: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本站唯一担保威尼斯人55817.com)
【鸡排妹】(01-02)【作者:剑君13恨】      点击:加载中
字数:14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鸡排妹(一)  在陈总的公司里面,因为当初抓到张景岚和熊熊后来被J先生所救,这个陈总非常生气,陈总说:「这个J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历背景,没有本名、连住的地方都只在台北,只知道是个建筑师,剩下的却一概不知,全部资料就只有这样,这个J先生看来把自己藏的很好,不让别人去查他得底细。」  其中一个手下说:「老闆,我们要不要换个对像,不然这样子产品都卖得不好,连一些厂商都在考虑是不是和我们合作。」  陈总说:「不然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手下说:「不然我们找鸡棑妹如何?她身材也算不错,应该也可以做代言吧!」  这时陈总已经在考虑了。  这时另外一个手下进来办公室说:「陈总,外面有个J先生要找你?」  陈总说:「J先生,正好,让我来会会他,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让他进来。」手下知道后马上让J先生进来。  J先生进来后说:「你就是陈总?」陈总点点头。  J先生又说:「当初就是你派人抓走张景岚的。」  陈总冷笑得说:「是又如何?她跟你是什么关系?」J先生说:「这与你无关吧!你只要做好你的东西就好,不要在去纠缠她了。」  陈总说:「你以为你是谁,能够阻止我吗?可笑阿!」  眼神冷眼的J先生冷不防的拿起桌上的两把美工刀直接射在这个陈总的左右两边墙壁上,让他不禁冒了冷汗,头一次,这是头一次J先生发怒了,陈总说:「你……你竟敢这样子对我,你不怕我报警抓你吗?」正当手下准备拿起手机要打电话,大家以为J先生会害怕,却没想到他意外的冷静。  J先生说:「你不是要报警,那我就请景岚和熊熊来做证人,是你趁她们酒醉,派人佯装计程车司机要带她们离开,把她们带回旅馆强暴,到时候就算她们两个女生会受到伤害,但我相信警察绝对能够把你绳之以法,就算不能,我相信这件事闹到头条新闻的话,她们两个人会有许多网友和粉丝会来你们公司好好问后,我看你到时怎么样做生意。好了,言进於此,想报警就报吧!」  陈总握紧拳头说:「原来你早已经算好这一切才来找我,J先生,你好狠的算计阿!」这些手下每一个都冒冷汗,谁都不想去坐牢,更何况这些手下其中一个还和熊熊做过爱,这件事情这个手下到现在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J先生说:「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张景岚是我的女人,你碰不得,若你在碰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刚才告诉你得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手段,我还有许多的手段可以对付你,最好搞清楚你现在惹的人是谁。我在重複一遍,张景岚是我的女人,最好不要在去碰。」  说完后J先生就离开了,离开前他把一段录音放在他们办公室外面的柜子上,J先生一个人自言自语着:「刚才在桌上看到他们放着鸡排妹的相片,代表他们考虑要找她,这段录音是当初慈善晚会听到鸡排妹和摄影师的对话,如果让陈总听到这段对话,相信他们就会找上鸡排妹了。啧啧!鸡排妹,不能怨我,为了保护小岚,我只能牺牲你了,我比陈总还坏阿!」  在办公室里面的陈总刚才被J先生这样子恐吓,非常生气,但生气也无济於事,他们都下班了之后其中一个手下看到柜子上有一个随身碟,拿给陈总一看,陈总一听,居然是鸡排妹和摄影师的对话,他们更没想到鸡排妹的镜头会很多是因为和摄影师有肉体交易的关系。  手下说:「陈总,虽然不知道是谁放的,我们不是要找鸡排妹吗!正好如果她不听的话,这个是最好的威胁她得证据。」  陈总说:「说得不错,明天我们就去找个鸡排妹好好谈谈吧!先下班了。」大家都先离开公司了,期待明天的到来。  隔天早上J先生陪着景岚去访问,当然J先生并不是光明正大的陪她,如果到时被记者或者陈总的人看到就麻烦了。这个时候鸡排妹也来了,穿的比一般女星还要少很多,都到露胸,连裤子都只穿到屁股那,但可惜的是第一名的宅男女神镜头比鸡排还要多太多了,让鸡排妹心理不是滋味。  这个时候陈总也来了,景岚一看到他会想起那次的噩梦,所以离的有点远,陈总走到鸡排妹面前说:「请问你是鸡排妹吗?」  鸡排妹点点头,然后说:「我是阿!不知道你是谁?」  陈总说:「我是服装公司的陈总,这一次是想找你替我们公司的服装代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鸡排妹完全开心,因为连景岚在现场这个陈总没有去找她,反而找自己,暗自窃笑的说:「他不找张景岚,反而来找我,难道我的人气已经高过她了。」  鸡排妹说:「可以是可以,但不晓得你们公司试卖哪一种服装的?」  陈总说:「一般的薄纱睡衣、制服类的服装,看来你有兴趣。」  鸡排妹说:「那什么时候我可以去看看,好让我有个准备。」  后来两人就约了下午五点,陈总就先离开了。记者虽然继续访问景岚,这时的鸡排妹心里早就已经非常开心,因为终於有人找她代言东西了。到了休息时间后,景岚和鸡排妹都在休息室里面休息,这时鸡排妹故意跟工作人员说:「你们知道吗?今天有个陈总来找我,说要请我代言他们公司的服装。」  鸡排妹故意说给景岚听,但景岚不以为意,这时她意识到一件事,暗想着:「陈总,难道是上次那个陈总,没想到他居然会找上鸡排妹,看样子他应该放弃找我和熊熊了,这个鸡排妹都不知道对方来历直接答应,我该要提醒她吗?还是算了,如果跟她讲的话,她会认为我在抢她得风头。」  休息结束后这两个人继续被记者访问着,直到下午四点后结束,鸡排妹准备离开,陈总派车子来接鸡排妹去他们公司,鸡排妹上车前摆一个得意的表情给景岚看,上了车之后的鸡排妹和陈总两人有说有笑,却不知道早已落进陈总所设下的陷阱,到了公司后陈总带着鸡排妹四处参观。  从一般的女性服装、到情趣睡衣、薄纱、角色扮演等等服装,什么都有,让鸡排妹大开眼界。陈总说:「怎么样,我们公司的服装都不错吧!有些舞者的服装都会跟我们借,只要你愿意,看你想代言什么样的服装我们这里都有。」  鸡排妹问说:「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要找我呢?在记者会张景岚在现场,你们也可以找她,但是却来找我。」  陈总说:「其实我有想过,但后来想想她不太适合代言我们服装,而你的身材比她好,只是缺乏舞台而已,现在我可以给你这个舞台,就看你要不要。」  鸡排妹听到这话非常开心,陈总非常怒气暗想着:「可恶,若不是张景岚动不得,谁会来找你。」接着鸡排妹先拿一件服装去试穿看看,穿完之后这些手下觉得很性感,然后陈总带着摄影师来到后面仓库拍照,没有危机的她傻傻得跟着进去里面拍照,不断变化姿势的拍照让鸡排妹开心不已。  可是仓库毕竟是密闭空间,会觉得很热,加上鸡排妹身材,等到鸡排妹转后面蹲下时,陈总双手直接摸住鸡排妹的胸,让鸡排妹惊慌失措的说:「陈总,你做什么,快放开我。」鸡排妹想极力争脱,谁知道一旁摄影师也跟着抓着鸡排妹,两人合力把鸡排妹抓到更里面,然后陈总撕开鸡排妹的衣服,那也是他公司的。  接着摄影师在一旁拍着,鸡排妹边哭边说:「陈总,拜託你不要这样子。」  陈总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的镜头会这么多,是因为你和摄影师有性交易,你听这段录音。」陈总把那段录音放给鸡排妹听,鸡排妹万万没想到当出慈善晚会那段对话完全被录了下来。  陈总说:「既然都做过,那何必装清高,让我来嚐嚐你这块鸡排是多么的美味。」接着陈总把鸡排妹内裤脱掉,然后往她得小穴添了,鸡排妹虽想反抗,却无能为力,力气比别人小。  「阿!阿!陈总,不要阿,不行阿!喔喔!有人来救我吗,拜託一下,求求谁能够救我。不要添那里,求你阿!喔!」鸡排妹苦苦哀求,却没有人理她,毕竟这里事陈总的公司,这边都是他得人,谁会去这块鸡排。陈总边添边捏着她的奶头,没有多久鸡排妹已经没力气抵抗了。陈总说:「你看,下面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真是骚货一个,换你来帮我吸屌了。」  陈总直接把肉棒塞进鸡排妹的嘴里,让她含着。「嗯!嗯!嗯!呜!阿!咳咳!」陈总被含的很爽,陈总把肉棒抽出来后把精液射在她胸部上,接着陈把肉棒直接插进鸡排妹的小穴里面,然后开始不断抽插,然后边抽插还边揉着她得胸部,让鸡排妹一直叫着,也苦求着陈总不要在这样子。  「喔喔!不要,不要阿!求你住手,不要这样子阿!喔喔!呜呜!陈总,拜託你不要了,求求你。阿阿!嗯阿!不可以在这样子,你不能这样子对我。喔喔!喔喔!呜呜!算我拜託你,我可以把今天的事情当做没发生,只求你放我走就好了。喔喔!喔喔!」  陈总说:「那怎么行,我现在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泄,你必须要满足我才行。更何况落入我手理,你还能跑得掉吗!叫吧,你越恳求我,我的肉棒就会越兴分阿!继续哀求吧!」  「阿阿!阿哈!喔喔喔!为什么要这样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我又没做错什么。喔喔!喔!不要在这样子,不要在抽插了。喔阿!嗯唉!欧!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没有得罪你阿!喔喔!不可以这样子了,你好粗暴阿,我的小穴会坏掉的,它会被你插坏的,拜託你放我走。」  「不行阿!你不能在这样子了,我快不行了。喔喔!ㄜ阿!喔!你弄得我不舒服,你这是强暴阿!喔喔!嗯阿阿!嗯喔!胸部被你柔的好痛阿,你好粗暴阿!喔喔!好痛,我的小穴好痛阿,为什么要这样子,不要阿!」  陈总说:「你都说了,这是强暴,既然是强暴哪会有温柔之说,当然是粗暴一点才较强暴。」  鸡排妹说:「那为什么要找上我?」陈总说:「谁叫你身材太好,而且和摄影师有这种勾搭,当然找你阿!」  「喔阿!不要阿,你插的我好痛,不要在这样子了。喔阿!呜呜!不行了啦,小穴会被你插坏的,不要在这样子。欧欧!欧欧!不可以阿,求求你住手阿!」  鸡排妹哭喊着陈总住手,但这陈总却不理她,陈总说:「你希望我射在里面,还是不要射。」  鸡排妹哭着说:「求你不要射在里面,拜託你不要这样子。」接着陈总爽完后把精液都射在她身体上,上完之后鸡排妹一直哭着。  陈总说:「从明天开始你要好好的替我们公司宣传衣服,而且明天会有几个厂商来谈接洽,你明天必须来替我好好款待他们,不然的话刚刚摄影师所拍的画面哪一天会放到网路上流传我可不知道了,有听到了吗?」鸡排妹点点头,然后就穿着衣服哭着离开了。  陈总回到办公室后和手下说:「现在我们有鸡排妹替我们代言服装,你们明天去厂商那边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心继续可以跟我们合作,还有明天晚上请一些厂商来饭店里面,说我要招待他们,银行那边也去说一下,看看之前的贷款什么时候会下来,没事就先离开了。」  回到家后的鸡排妹边洗澡边哭着,心想怎会这样,原本以为可以接到服装代言的,却没想到反而被强暴,而且还被对方威胁着,被强暴得画面也在对方手中,必须要听从对方的话不然他会把照片给上传网路,想到这里鸡排妹觉得自己很肮髒,为什么这个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隔天早上在百货公司有一场服装发表会,虽然是景岚的场,但是有陈总去关说,所以连鸡排妹都有,由鸡排妹先走秀,穿着陈总他们公司的服装,现场许多摄影机在拍着她,但是脑中却一直浮出昨天的事情,真是让她开心不起来,鸡排妹走秀、访问结束了之后换景岚走。  景岚人气比鸡排妹高许多,这让鸡排妹看了更眼红,自己遭到这样子的待遇,而她什么都没做就能够得到第一名的宅男女神,鸡排妹暗想着:「为什么我得受这样子的遭遇,还被强暴,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的感受是什么,让你嚐到跟我一样的下场。」到时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鸡排妹传简讯通知陈总说景岚这里有发表会,然后故意添醋说景岚想要接他公司服装的代言,陈总看到简讯后有点开心,暗想着:「看来鸡排妹埋伏这张牌还真是有用,演艺圈真是险恶,故意出卖张景岚,不管她是不是有意,反正她一开始就是我的目标,先去找她吧!」  陈总还真是不怕死,等到休息时间景岚去上厕所,陈总就故意埋伏在那,陈总说:「景岚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景岚看到陈总非常害怕,她说:「还记得服装代言的事情吗?我可是从来没忘记过,我一直想找你做代言,不知意下如何?」  陈总越说步步进逼,景岚一直往后退,正当陈总想抓景岚的时候,J先生从楼梯丢了水桶往陈总身上泼。  J先生说:「小岚,你没事吧!」景岚说:「我没有事,但你为什么会在这边出现呢?」  J先生说:「从他出现我就一直在堤防他来骚扰你,刚才发表会休息后我看这傢伙鬼祟跟你来到这边,真的还被我料到。」  陈总被泼的一身是水,怒气得说:「J先生,你这可恶的傢伙,一直坏我的事情,我要让你瞧瞧我得厉害。」  说完后陈总握紧拳头往前冲准备动手,J先生冷眼一瞬,从口袋抽出两把瑞士小刀,直接一射,射中肩膀。J先生说:「如何,我的飞刀技术还不错吧!差一点点就射中你心脏了,只可惜我还不想背上这杀人罪名阿!赶紧离开吧!」  陈总怒气离开,景岚才放下心,景岚说:「还好有你,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J先生说:「既然要报答,不如就让我看看你尿尿的样子,把厕所的门关起来。」景岚脸红关起厕所的门,然后尿尿给J先生看。  怒上加怒的陈总回到公司后,手下说:「陈总,现在厂商都在饭店等了,我们也要赶紧过去了,而我们也派车去接鸡排妹了。」陈总点点头,穿上衣服后手下开着车前往饭店,到饭店后鸡排妹穿着白色透明的洋装招待厂商,让这些厂商非常开心,甚至有些厂商对鸡排妹毛手毛脚,但鸡排妹也必须要忍下来。  陈总走进去后和这些厂商打招呼,然后和他们吃饭谈公事,大家都尽欢的吃东西、玩乐,厂商说:「陈总,想不到你能请到鸡排妹当招待,真是不简单阿!」陈总说:「哪里,那是我们认识有段时间,她也很乐意要帮忙我,我也很开心。」  真是睁眼说瞎话,厂商小声的说:「陈总阿!一个人独享鸡排可是会太撑的,美味的鸡排也要分给大家享用,这样大家才吃的饱。」  陈总说:「这是当然,我一个人吞不下,要众人帮忙吃才吃的饱。等等我先去消化一下,至於鸡排要怎么吃,就看各位了。」  接着陈总就先离席了。  这时两三个厂商开始啦鸡排妹过去他们身边坐着,然后行为更是大胆,鸡排妹说:「你们想要做什么?」鸡排妹觉得事情不妙,想要离开,但这里每一个人看她眼神觉得奇怪了,让她有点害怕。这些厂商带着鸡排妹进去饭店房间后,都开始狂添着她得身体。「你……你们想要做什么,住手阿!」鸡排妹觉得昨天的事情要重演,但可能比昨天更可怕。  厂商把鸡排妹的手绑在后面,脚绑在床边的栏杆,厂商说:「现在我们可以好好嚐嚐这块鸡排了。」他们把鸡排妹的衣服脱下来后,一跟肉棒放在她胸部中间这,一根直接插进去一跟塞到她嘴里,剩下的都是添着她得奶头,鸡排妹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人玩弄着。  「嗯嗯!呜恩!呜呜!咳咳,不要阿,拜託你们不要这样子,拜託阿。」这些厂商哪会理她,只知道要插而已。  「阿哈!嗯阿!不要………不要阿!求你们不要这样子对我,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拜託你们不要这样子搞我。喔喔!喔喔!不可以阿!」  「嗯嗯嗯………阿喔!不要在插了,胸部被蹂的好痛阿………嗯嗯嗯!嗯哼,不要阿。喔阿喔………欧哼……欧哼………你们这么多人上我一个……我身体会坏掉的…………我求求你们了,算我鸡排妹拜託你们…………不要在这样子………喔阿!你们这样子我的小穴会崩坏的,它会坏掉的」  厂商说:「只要你今晚好好的用身体招待我们,改天我有东西代言的话第一个一定找你,所以让我们爽吧!」  「对阿!让我们爽吧!你可是陈总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们现在要拆礼物。」这些厂商明显不想放过鸡排妹。  鸡排妹说:「为什么要这样子,为什么会是我。」  「喔喔!喔喔!阿喔!好痛………痛死人了,不要在这样子了,求求你们了。喔喔!你们都好粗暴,弄得我好痛,而且这么多人身体会吃不消的,不要在这样子对待我………喔阿!喔阿!嗯嗯嗯!住……住手,不要添我奶头,你们肮髒的舌头不要添我的奶头,滚开阿!」  厂商奸笑说:「都已经这么湿了,连奶头都硬了,嘴里还说不要,真是一块美味又好吃的鸡排阿!」接着这些厂商拿起跳蛋和电动棒开始搞着鸡排妹的身体,把跳蛋全都用胶带黏在她奶头上面,电动棒则是插在她小穴里,转开关后开始了鸡排妹的震动。  「嗯阿!不要这样子玩弄我,不要阿!小穴被电动棒玩弄着,求你们拔出来,不然会喷的。喔喔!喔喔!不要,好奇怪了,我好奇怪了………阿阿!嗯阿阿!ㄜ阿!不可以这样子,你们不可以这样子阿!喔喔!不要阿…………不可以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些厂商都不理鸡排妹得哭喊哀求,都用有色眼光看着她。  「阿哈!你们不要这样子看我………喔阿!嗯嗯!呜!拜託你们放我走,求你们放过我………喔喔!喔喔!不行,这样子好奇怪了,你们这些变态厂商,快点放我走。我快受不了了,阿阿阿!喷了…………喷了」  鸡排妹被电动棒搞到喷尿出来,但时间已晚,一些厂商觉得心满意足先行离开,但现场还有两三个人,然后他们又用肉棒插进鸡排妹的小穴里不断的抽插,然后还边插边狂吻着她,鸡排妹已经心灰意冷,也已经没力气再喊了,就让她们随意糟蹋自己。  「欧齁!喔齁!嗯!好痛阿………轻一点,你们都好粗鲁…………嗯阿!嗯阿!插吧!就尽量插吧!喔喔阿!喔!痛………痛死人了,你们都好粗暴……你们真是粗鲁,小穴都已经快被你们玩坏了…………一喔!喔!一阿!好痛……好痛阿!喔喔喔!不行,要高潮了,不能射在里面,只有这个拜託你们,不要射在里面。」  厂商把鸡排妹搞到高潮后,大家都把精液全都射在她身上,接着这个厂商有离开了,剩下两个厂商,这两个厂商把鸡排妹的绳子全都解开,然后一个厂商躺下来后鸡排妹跨坐在他肉棒上面,然后趴下去和他舌吻,另一个厂商则是插她得屁眼,双穴同时被肉棒插,然后同时抽动。  「喔阿!喔阿!你们可以放我走吗………拜託你们………嗯阿!嗯阿!阿哈!好痛,你们同时插我两边,而且都和其他人一样好粗暴。喔阿!阿阿喔!放我走,求求你们放我走……喔喔喔!你们都已经轮流上了,应该可以了吧!只要高潮之后放我走,我会感谢你们的……喔喔喔!喔阿」  「嗯哼!嗯嗯哼!喔阿!你们肉棒好硬,插的我好痛。喔喔!喔喔!不行,我快受不了,我要喷了………要去了,我要喷了,阿……高潮了,高潮了」接着两个厂商同时让鸡排妹高潮后把精液又射在她身体上,然后就离开了,只剩下鸡排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面。  等到鸡排妹穿完衣服离开房间,陈总已经在外面等待了,陈总奸笑的说:「你做得很好,这些厂商都很满足,我相信不久这些厂商都会找你代言东西,而且还会介绍更多人给你认识,但是你必须要用你的身体去好好得款代他们,让她们心满意足,这是你的钱,共有三十万,这是你陪那些厂商上床应得的。」鸡排妹拿了钱后就离开了。  在公园里景岚和J先生散步,景岚说:「你故意拿那段录音放在陈总的办公室外面,让他们去找鸡排妹,你也真够狠。」  J先生说:「不这样子做的话,到时候出事的恐怕会是你,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出事,所以只好让鸡排妹发挥她得价值了。」  景岚说:「谢谢你耶!这样用心保护着我。」  J先生说:「这是当然,我不可能让我的女人出事情的。」  景岚笑笑着,然后轻吻着J先生,J先生抱着她后压在公园厕所墙壁上,把她得脚抬起来,然后先去肉棒磨蹭着。  景岚说:「嗯嗯!这里是公园,等等被看到怎么办,而且你摩蹭的我好热。」  J先生说:「当初第一次在房间我就是对你这样磨蹭,你才会有感觉回来找我的吧!」  景岚害羞得没有说话,然后J先生把她内裤脱掉,胸罩也脱掉,肉棒插进去景岚的小穴里,不断的狂抽插。  「嗯嗯嗯!喔嗯!喔!J先生,你好厉害,不管到哪里什么时候都可以搞我,你的肉棒好大,插的小岚的穴满满的,放不开。阿阿!阿齁!好爽好棒阿!好爽,J先生,人家爽死了…………喔阿!嗯哼!嗯哼!嗯哼!抽插好大力都有声音………咖啪!咖啪!这是肉棒在我的小穴里的声音………喔喔喔」  「嗯………嗯……阿哈……肉棒顶着我好爽,好棒阿………喔………喔齁……喔齁…………阿哈………这里还是公园,好怕被人看到,可是人家已经爽到不想离开你的肉棒…………觉得好羞耻………喔……阿………多插我一点,J先生,在让我更爽………喔喔………J先生,你还没添我的奶头,来吸我的奶」  J先生说:「我吸你的奶,你的穴插我的屌。」接着J先生添着景岚的奶头。  「阿阿………好奇怪又好爽…………你添我奶头总觉得好爽,好棒,虽然很痒。嗯哼!嗯哼!好喜欢被你插了,这个身体都一直被你独占着,只有你可以佔有我的身体……喔喔………喔阿……不行,不行了…………要尿出来了,人家高潮了。」  没有多久景岚终於高潮了,然后景岚跟着J先生回家过夜。  隔天早上,鸡排妹有访问服装发表的专访,不用多说,那是陈总关说,加上鸡排妹的肉体交易得来的,虽然是小小的访谈,但鸡排妹已经开心了。而且只要有厂商要代言,陈总都会先帮忙关说,鸡排妹在去招待他们,更何况有录音和被他强暴影片在他手上,也必须要听从他得话,所以现在鸡排妹彻底下海了。                (二)  话说鸡棑妹自从和厂商轮流上床后代言却几乎变得更少,目前只靠着陈总公司的衣服代言免强赚钱,鸡排妹暗想着:「我被那些厂商轮流上,明明说好有东西出现就要给我代言的,却没有一个厂商愿意让我代言,都说我会坏了他们产品形象,讲话不得体,那我不是白白让他们玩弄了。」  想到这里越想越有气,但陈总目前出国不在公司,鸡排妹怒上加怒,目前没有任何通告和代言的她只好去逛街买东西来消消她得气,到了百货公司后正想逛街的她却看到景岚和一个男人在买东西,这个男人就是J先生,鸡排妹想着:「我如果没记错,这个男人就是最近和景岚走得很近,他们俩个是什么关系,跟踪看看好了。」  於是鸡排妹偷偷跟着这两人,J先生说:「小岚,真是难得,你今天会约我来逛百货公司。」  景岚说:「没办法,今天没有事情,想说来逛逛,但其他姊妹都在忙,只好找你了,怎么你不愿意。」  J先生说:「怎么可能,我可是乐意至极。」两人又开始走走。  鸡排妹暗想着:「这男的长的也很普通,不过却很迷人,可是他和张景岚是什么关系,情侣吗?不对阿,她从来对外宣称说她是单身,可是身边却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如果把这个事情爆给八卦杂志知道的话,到时候外界就会认为景岚单身是骗人的,名声就会败坏,张景岚,你怨不得人阿!」  两人走到一半景岚想要去上厕所,J先生则在外面等待,这时候鸡排妹也想进去厕所,一时跑太快撞到J先生,J先生看到后也没去扶她,就让她「碰!」摔在地上,鸡排妹说:「你看到我摔倒,不会扶我一下吗?」说实话J先生对鸡排妹是非常反感,所以不要说碰了,连扶都不想扶。  J先生说:「那你没事跑那么快做什么,而且你先撞到人的,应该要说对不起的人是你吧!」  鸡排妹怒气的说:「你……我问你,你和张景岚是什么关系?」J先生说:「这好像跟你无关吧!问这么多做什么。」  J先生突然神回了这句话,让鸡排妹不知道要说什么。  J先生暗想:「想不到鸡排妹居然跟踪小岚,必须赶紧离开才行,否则在被她纠缠下去,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  正当鸡排妹想打电话报料时,J先生从后面用手把她打晕,然后把她手机丢到垃圾桶,在把鸡排妹关到男厕去,把她得衣服扣子全解开,一切布置结束后等景岚出来马上带着她离开。  J先生暗想:「鸡排妹,你还太嫩,想跟我斗,等被人看到你衣衫不整在男厕,我看到时爆出来的事情有没有比小岚和我的事情严重。」  走出外面后景岚说:「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百货公司,而且走得很匆忙。」  J先生说:「我们被鸡排妹跟踪,她差点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记者,被我阻挡下来。」  景岚说:「那她现在呢?」J先生说:「放心吧!我处理好了,等看明天得头条吧!」  被关在厕所里的鸡排妹醒来还不知道被J先生设计了,她惊讶的说:「我的衣服为什么会这样,我又为什么被关在厕所里,难道是刚刚那一个男的做的,可误我要去找他。」等她开门后却看到一堆男生在尿桶上厕所,他们看到鸡排妹也傻了,鸡排妹也傻眼,她赶紧离开,可惜的是刚刚昏倒的时候J先生把她昏倒后衣服解开拍照下来送给杂志社做宣传。  隔天一早,果然头条写着:鸡排妹在男厕和不知名男子玩四脚兽,而且还衣衫不整。J先生看完杂志后拿给景岚看,景岚说:「你还够狠的,这样一来鸡排妹的名声又比之前更往下滑了,你好棒喔!」  J先生说:「还不只如此,她讲话这么不得体,得罪这么多人,加上又被我设计爆出这件事情,就算让她爆出我们的事,也不会有人去相信,更何况她和摄影师上床要求镜头拍她得对话还在我这里,还有前几日她被厂商轮流上的影片也在我手里,所以这鸡排妹是斗不赢我的。」  景岚说:「可是不对阿!那次厂商不是都陈总找的,而且你和那个陈总势如水火,你怎么会有鸡排妹被轮奸的影片?」  J先生说:「很简单,陈总找的厂商里面有一两个是我安排的人,所以要有那段影片太简单了,她只要敢对付你,靠我手上的这些东西,我就可以毁了她。」  说完后J先生带着景岚前往上通告,到了之后景岚就下了车后,J先生就离开了。而今天是鸡排妹的生日,她和几个朋友去夜店庆生,接着来了一两个客人说:「不好意思,请问你是鸡排妹吗?」鸡排妹点点头。  接着他又说:「请问那我们可以跟你合照吗?」  鸡排妹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所以恕我拒绝。」很直接的回答,一下子就拒绝别人了。  这个人又说:「如果里面不方便的话,那么去外面拍也可以。」谁知道这个人还是不放弃。  鸡排妹这时不客气的说:「就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我不想和人拍照,这样解释可以吗?」  说完后鸡排妹觉得有点扫兴,坐上朋友的车准备走人,谁知道一两台车出现在她们眼前,然后下来好几个凶神恶煞,加上去有四五十个,害怕的鸡排妹说:「你们想做什么?」这几个黑道人士一下子把车门打开,把鸡排妹拖下来。  一个黑道小弟说:「我兄弟要跟你拍照,那是给你面子,你很甩吗!不想和人拍照,你以为你很有名阿!还不是靠露来打知名度。」  鸡排妹说:「我刚开始就说了,不是工作时间我不和人拍照。」  这个黑道小弟说:「你更好笑,你以为你工作会有人找你拍照吗?别笑掉大牙阿!把她带上车。」接着几个小弟把鸡排妹硬拖上车,鸡排妹还很抗拒,打电话请朋友来帮忙。  好不容易她得朋友终於来了,但看到这么多黑道的在这里,难免会有些害怕,但这几个先放了鸡排妹,还严重警告她要小心一点,然后就走人了,鸡排妹还心魂未定。回到家后马上哭了出来,自言自语说:「为什么会都是我,被强暴得也是我,被轮间也是我,现在被恐吓的还是我,为什么都要针对我。」边和老天爷说她得不公待遇,边流泪。  接着在茶院内,几个黑道小弟回来了,然后说:「J大哥,虽然这一次没有把鸡排妹带上车,但是已经给她很大的苦头跟警告了,她在乱来的话就是她白目。」J先生淡定的喝茶中。  J先生说:「没有关系,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是我在幕后操控就好了,接着找她的朋友让那些朋友煽动鸡排妹说今天的事情,我看看会有多少人相信她会被四五十个黑道大哥恐吓,记住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是我在策画的。」这几个黑道小弟听从J先生的话去做事了。  然后今天景岚要去逛街的时候,大家都来找她拍照,景岚当然很开心的和她们一起拍照。路过的鸡排妹看到,心中一股忌妒心起来,暗想着:「就因为你是宅男女神,人气比我高,我却受到这种待遇,我不甘心,我也要让你嚐到跟我一样的痛。」於是她拨打电话给陈总的手下。  接着没多久出现一台汽车,出现了三个年轻人,全都围住景岚,景岚后退的说:「你们想做什么?」  年轻人说:「我们想要看看宅男女神的身体是怎么样的,陪我们回去吧!」说完这三人马上上前想抓住景岚。  可悲的是几个黑道看到,上前解围,然后把这三个中年人教训了一顿,还把其中一个人的手打断,景岚说:「哪里,不客气。」  黑道小弟说:「我们刚刚看到鸡排妹打电话想找人对付你,所以便暗中跟着这几个年轻人,还好适时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景岚再次和这几个黑道小弟说谢谢。  景岚来到J先生的家后,跟J先生讲这件事,J先生暗想说:「这鸡排妹始终得不到教训,还找人要对付小岚,看样子要给她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大礼,她才会学乖。要不是我有请黑龙老大那边的人帮我特别注意有关陈总和鸡排妹的行动,我一个人还真是难以行动,他们绝对想不到我还有黑道势力。」  J先生打电话给几个黑道小弟,看样子他要给鸡排妹一个非常大的教训。走在路上的鸡排妹还不知道事情已经没有随她得意,此时一台休旅车出现,从车上下来了三个人联合把鸡排妹拖上车,鸡排妹惊讶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难到又是因为签名的事情吗?」  一个小弟说:「你闭嘴,等到目地你就知道了,最好趁此时安静。」鸡排妹不敢再说话了。车子大约开了一个多小时,把她带到一间废弃屋里面,鸡排妹说:「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来这边,我哪里得罪你们了?」鸡排妹完全害怕。  接着鸡排妹想要逃走,却被旁边的小弟抓起来,然后双手用绳子绑住,两三个人直接撕开她得衣服,小弟说:「很棒的身材,你的知名度都靠这身体,那么今天就让我们几个弟兄好好品尝一下鸡排得味道如何,我们有好多人,要分着吃才行。」  这几个人马上都把裤子都脱下来,鸡排妹害怕的说:「拜託你们不要这样对我,你们可以去找小茉莉、豆花妹、还是可以去找张景岚,她们的身材都比我好,我还知道张景岚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说不定他们上过床了,这消息给你们,拜託你们放我走好不好,我不会报警的。」  「啪!」一个小弟打鸡排妹屁股,然后说:「不管是张景岚还是豆花妹,她们都和蔼可亲,不像你目中无人,更何况我是张景岚的粉丝,你要我去强暴我的女神,你真的认为我做得到吗?既然我做不到,那我们就只能强暴你了。」  接着肉棒直接插进去她得小穴里面,然后另一个小弟直接把肉棒塞到她得嘴里,剩下的人都用肉棒顶她得胸部。  「嗯………嗯………不要,不要阿…………你们不要这样对我,不要阿!呜呜!呜恩!放我走,拜託你们放我走,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了。嗯嗯……不……不要在抽插了,小穴好痛阿…………不可以阿,你们不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找上我,你们为什么其他人不找,偏偏找上我…………嗯嗯」  鸡排妹极力想挣脱,但手脚被绑住的她哪有力气,更何况对方是黑道的人。然后一个插完后,接着不是继续插,而是拿出无数得跳蛋绑在她得胸部、肚脐、小穴和屁眼里面全都塞满,尤其小穴放了四五个,然后这些黑道小弟开始按起开关,跳蛋全都进行震动,鸡排妹被绑着又被无数跳蛋搞,彻底被凌辱。  「阿阿……不行,好难过阿,全身都震动,我会受不了阿…………我会坏掉的,身体会吃不消,不要这样子玩弄我,放我离开阿!阿喝!为什么要这样子玩弄我的身体,拜託你们去找别人,不要在找我了…………喔喝!阿喝!阿喝!会受不了,人家会完蛋的,不要在这样子。」  「喔喔阿!小穴一直震动着,而且还好多阿!不可以这样子,我会受不了,你们去玩弄别人好不好,还有人可以找阿!喔喔!嗯阿!人家我很奇怪了,身体会完蛋的………不要,快不行了,我要喷了,要喷出来了。」没有多久鸡排妹完全大失禁,尿都喷了出来。  黑道小弟说:「你们看,鸡排妹尿出来了,而且刚刚插她,才知道她已经不是处女了,看样子被很多人搞过。」  另一个小弟说:「多么骚的女人,听说为了让摄影师拍更多的镜头,还和摄影师上床,这种人还有资格说别人。」  鸡排妹被说的不堪入耳,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无法反驳,现在一心一意只想逃离这边而已。  然后黑道小弟躺下来后,另外几个把鸡排妹硬压在胯做肉棒上面,然后这个躺着小弟马上上下抽插,旁边几个人添着她得奶头,另一个负责拍照。黑道小弟说:「你们看看,这样子动她胸部还会晃动,真是骚阿!每次都穿这么露,不晓得给谁看。」  「喔喔!喔阿!不要这样子讥讽我,这样很多粉丝会伤心的。你们这样子玩弄我,不怕粉丝会来找你们算帐吗!喔喔!喔喝!阿喝!识相的话赶紧放我走,我就不计较……阿阿!阿阿!你们弄痛我了,放我走好不好………喔喔!喔阿!求你们放我走,不然我的粉丝会伤心的。」  黑道小弟说:「你以为你是谁,你的粉丝会伤心,是喜极而泣吧!说话不得体,又不礼貌,耍大牌,你告诉我会有谁伤心。告诉你,不要说别人,如果今天是张景岚的话,我们不会对她做任何事,她比你和蔼可亲多了,她如果出事情,我们才会伤心,她可是女神,你算哪跟聪,不过是破鞋子罢了,谁都能搞你。」  说完后不等鸡排妹回话,他们把鸡排妹转到背后向狗一样趴着,然后换另外一个黑道小弟插上去,接着说:「换我来插你这个母狗了,要好好的叫出来阿!」接着肉棒一顶,鸡排妹叫了出来,大家都看得很兴奋。  「喔喔喔!为什么要用这姿势,你们不要这样子说我………人家不是母狗………喔喝!喔喝!阿喝阿!你得肉棒弄痛我了,插得我好痛。」  黑道小弟说:「不痛怎么叫做强暴,你认为我会真心和你做爱吗?可笑阿。」鸡排妹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  「阿阿!阿伊呀!痛,人家很痛,轻一点阿!不要在这样子了,拜託你们不要这样子了,我知错了,我会改进的,拜託你们。」  黑道小弟说:「我们会放过你,但是你也要让我们爽才行,我们兄弟都还没玩够,怎么就这样放过你。」插完了之后他们把鸡排妹带到石床边,然后又换了另外一个小弟插进去她得小穴里面,另一个人则直接把肉棒直接塞到她嘴中让她含着。  「呜嗯!呜!咳咳阿!不要在插了,拜託你们阿!阿喝!阿喝!不可以,都快被你们插坏了,不要在这样对待我了………我没有得罪你们阿…………喔喔阿!喔!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选上我…………喔!阿喔!求………求你们放我走阿!呜阿!不要在插了,拜託你们不要在插了,只求你们了!」  鸡排妹哭着拜託这些黑道小弟们,可惜她太过傲慢,又想陷害别人,所以才被人这样子设计。接着又换另外一个黑道小弟,这样子轮流上,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黑道小弟上过,只知道一直被轮流上而已,插进去后另外一个又把肉棒放在她胸部这边抽插不断,鸡排妹几乎快喊到没力了。  「阿!阿!阿!你们怎么又进来了,小穴快被你们插坏了…………我快受不了了…………要不行了,我快受不了了…………求求你们放我走,拜託你们………阿!阿!你们都好粗鲁,小穴被插得好痛………我快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阿!阿!去了,去了…………高潮了,喷出来了…………喔喔」  鸡排妹终於高潮,这些黑道小弟把鸡排妹带下山,鸡排妹在车上胆战心惊,现在连一刻都无法好好休息,接着鸡排妹查觉到这条路并不是通往她家的路,鸡排妹说:「你们想带我去哪里?」黑道小弟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我们现在对你没兴趣了。」说完车子继续开。  车子开到一间饭店,鸡排妹有如犯人一样被带着,带到一个房间里面,里面已经有一位中年人等待,这中年人从大陆来的,所以并不知道鸡排妹,黑道小弟说:「先生久等了,这是我们找来的Z小姐,她出过写真集,你只要知道这样就好了,一晚四万,这价钱合理吧!」  鸡排妹这才知道自己被骗到这里和人上床,鸡排妹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这样子跟卖淫有什么两样。」  黑道小弟说:「你和摄影师上床多拍镜头,这样不叫卖淫吗?更何况我们没有说出你的姓名,只说你是Z小姐而已,这样子就算新闻报出来,你只要装傻就好了,好好侍候一下。」  说完后把门关上,然后鸡排妹想开门,这中年人马上把鸡排妹抓到床上,中年人说:「Z小姐,让我好好得品尝你,我没有台湾人这么多前戏,我要直接插进去了喔!」鸡排妹说:「不要,拜託你不要。」中年人说:「我是有付钱的,付钱的最大。」这大陆中年人直接插进去了,然后开始抽插。  「阿!阿!……你住手阿………不要这样子对待我,不要阿!阿!喔!喔!我只是被骗来这里的,求你不要这样阿…………喝阿!喝阿!我今天已经被插了好多次,求你不要在插我了,拜託你了…………喔!喔!喔!暍阿!为什么会是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搞我……喔喔阿……不要阿!」  「你的肉棒插得我好痛,你比那些黑道更粗暴………不要在这样子抽插了,小穴会坏掉的,不要这样子了…………喔阿!喔阿!不行了,我快受不了了,不要阿…………喔!喔!喔!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阿阿!阿阿!去了,我高潮了………呜呜呜!」  这个大陆人把鸡排妹搞到高潮后,穿上衣服就离开了,离开前还说:「Z小姐,你的叫声跟身材都很棒,下一次我请那一些金字塔顶端的人帮我好好招待一下,这里是五万,比起刚才谈的还多一万,算是满足我的谢礼,我先离开了,在会了。」  说完后这大陆中年人就先离开房间,独留鸡排妹在房间里,边在房间里洗澡边哭,因为对她来说今天是个最可怕也是个噩梦的漫长一天。J先生在茶间关看鸡排妹得影片,暗想着:「鸡排妹,不能怨我,是你先对付小岚的,那就别怪我用这手段对付你,是你太过嚣张阿!」  漫长的一天过去后,鸡排妹一直关在家里不敢出来,看样子她受到很大的创伤,需要好好的静养一下。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